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653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两晋南北
北魏柱国大将军
上传者:站长上传 尔朱荣 点击次数:4014 次
发布时间-2003-9-24 2:25:05

  公元515年,北魏帝国的宫廷发生了一次政变,年仅4岁的元诩被拥立为皇帝,也就是孝明帝,生母胡太后临朝称制。帝国的车轮至此已经辗过了一百三十个春秋,胡太后的称制似乎意味着一种变动。此时的北魏帝国,已经十分衰朽,官吏贪奢成风,吏治败坏。拓跋焘时代的武功,元宏时代的文治,都早已成为过眼烟云,大魏恢宏的气象已一去不再了,胡太后称制后没几年,就爆发了神龟二年(公元519年)的暴动,六镇的风暴也正在酝酿中,北魏帝国的天空一片风雨飘摇。在一片混乱声中,出现了一位昙花一现的传奇人物,他就是北魏的柱国大将军尔朱荣(公元492年一530年)。在短短的几年里,他影响北朝政局之深远,令人惊叹!

胡族贵胄 秀容少主

  在今天的山西省忻县附近,有一片非常适于放牧的地方,叫做秀容川,尔朱荣就出生在这里。尔朱氏家族属契胡族(羯族的一支),尔朱氏世代为契胡部落酋长。北魏道武帝年间,尔朱荣的高祖尔朱羽健跟随北魏道武帝平定晋阳和中山,立了大功,被封赐在秀容川这个地方,皇帝划周围300里地给他,作为其领地。从此,尔朱氏家族就开始居住在这里。尔朱荣的父亲尔朱新兴继承了父亲的酋长地位以后,秀容川更显兴旺,牲畜以毛色分类,成群结队,难以计数,尔朱氏的财富有了巨大增长。每逢朝廷出兵打仗时,尔朱新兴总是以私家马匹、粮食资助军用,由此博得魏孝文帝元宏的赏识和信任。北魏迁都洛阳以后,还特别准许他冬天入朝京师,夏天回部落,这是很特殊的恩宠。他每年春秋二时都与妻子儿女一起检阅畜群,以射猎自娱。尔朱氏一家过着舒适富足的生活。

  尔朱荣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是名副其实的贵族子弟,但游牧民族强悍的风俗也造就了这位秀容少主的强悍骄纵的性格。据史书记载,他皮肤很白,人长得很英俊,很小的时候就有果断坚毅的赞誉。长大以后,他喜欢射猎,每次设围狩猎时,他采用行军列阵的方法,号令严明,大家都不敢违犯。据说秀容这个地方有三个大水潭,都在高山之上,深不可测。一次,他和父亲一起到池上游玩,忽然听到箫鼓奏鸣的声音。父亲对他说:“传说听到这种声音的人都能做到公辅(宰相)的官位,我已经老了,这应该是你的福分。”这当然只是传说,但尔朱荣日后权倾朝野,终于成为一代奸雄。

  胡太后由于倒行逆施,在正光元年(公元520年)被元叉、刘腾等人囚禁,但她在孝昌元年(公元525年),终于又等到机会,重新临朝称制。这时的帝国更是危机四起,六镇的暴动已经爆发,北魏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在兵火纷攘的局面下,秀容人乞伏莫于也聚众起兵,攻打郡城,杀死朝廷官员。南秀容牧羊人万于乞真,也杀死了北魏的太仆卿。30岁刚出头的尔朱荣带兵平定了这次暴动。但纷乱的局势,使这位秀容少主安逸闲适的生活被打断了。他野心勃勃,暗中另有打算,用他在畜牧中得到的财富,招募骁勇武士,暗结豪杰,不断地镇压六镇的暴动组织,扩大自己的实力,伺机以待。

  不久,机会便来了。宫廷的又一次大政变给了尔朱荣绝好的机会。他打点行装,准备出场了。不过,他是带着一身的血腥出场的。

晋阳起兵 河阴血红

  胡太后重掌大权以后,更加放肆。她重用佞悻小人,跋扈朝廷,广树面首男宠,宣淫宫掖,肆意胡为。但此时孝明帝也长大了,他容忍不了胡太后的种种恶劣行径,就写密信给尔朱荣,让他进京,准备用武力胁迫胡太后退位。但是,没想到胡太后先发制人,将他毒死了。当时明帝没有儿子,胡太后就宣布皇女继承帝位,大赦天下。但不久又觉得不妥,改立三岁的宗室元钊为帝。胡太后的这种昏迷错乱,引起朝野的极大骚乱。

  这次政变为尔朱荣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他得到孝明帝暴死的消息,便与他的左右手元天穆等商议,准备进军洛阳。他宣称自己要“匡扶朝廷”,铲除奸佞郑俨、徐纥,为孝明帝报仇。为了使自己的行动更加名正言顺,他与元天穆谋划另立新帝。他在上书指控胡太后的同时,派侄子尔朱天光等人京,与堂弟尔朱世隆商议废立之事。他们最终决定立长乐王元子攸为帝(孝庄帝),跟胡太后及幼帝对抗。尔朱天光拜见元子攸,表达了尔朱荣的忠心,元子攸应允。这样,尔朱荣就从晋阳起兵,进军洛阳,时值公元528年的春天。

  军队进展顺利,不久抵达河内。(今河南沁阳)。尔朱荣派人到洛阳,把长乐王元子攸秘密接到军中。四月十一日,元子攸称帝,即孝庄帝。他任命尔朱荣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开府、尚书令、领军将军、太原王。尔朱荣由此而登相位。实际上庄帝只是个傀儡,大权由尔朱荣掌握。

  胡太后得知消息后,十分恐惧,急忙命令都督李神轨率军抵抗。但李神轨临阵脱逃,另一个将领费穆也投降了尔朱荣。一连串失败的消息传到洛阳,胡太后无可奈何,在失望中召集明帝所有的姬妾,命令她们全部出家当尼姑。胡太后自己也剃光了头发。尔朱荣传令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庄帝大驾,同时派骑兵入洛阳,逮捕了胡太后和幼帝元钊,送到河阴。虽然胡太后见到尔朱荣后拼命为自己辩解,但尔朱荣一言不发,下令把胡太后和幼帝投入黄河淹死。

  尔朱荣入洛阳的本意自然是要称帝,虽然胡太后已死,夺取北魏政权却并非轻而易举。尔朱荣不过是一个边远地区的酋长,又未建立过特殊功勋,这样自然不会为洛阳的贵族们所拥护。这时候,降将费穆向尔朱荣建议说:“您的军队不超过1万人,现在长驱直入洛阳,既没有遇到抵抗,也没有打胜仗后的军威,因此肯定会有很多人不服。洛阳人口众多,人才鼎盛;如果一旦知道您的底细,恐怕会有轻视的想法。如果不大肆诛杀,树立自己的党羽,恐怕您北返时,不等越过太行山,政权就会再次生变。”这话正触动了尔朱荣的心病,他深以为是,准备利用文武百官出迎庄帝的机会,诛戮他们。

  他的亲信慕容绍宗虽然极力劝阻尔朱荣,指出此非长远之计。但尔朱荣心意已决,他请庄帝沿黄河西行,抵达沟渚地方。他把出迎的文武百官,引向行宫西北,宣称要祭祀神灵。等大家集合以后,尔朱荣派骑兵将他们团团包围,大声宣称:“天下大乱,明帝之死,都是由于官员们贪污残暴,虐待人民,不能辅佐矫正。”然后下令将他们全部杀死。几千铁骑来回冲杀,刀锋铁蹄,无情地残杀践踏。一时哀号连天,鲜血直溅,河阴成了血的世界,自丞相高阳王元雍以下共屠杀两千余人。这时,另有一批官员100余人晚到,尔朱荣再令骑兵将他们包围,下令说:“有谁能写皇帝让位诏书的,饶其不死。”侍御史赵元则出队执笔,尔朱荣命他的军队宣传:“元家已灭,尔朱氏当兴。”大家都喊“万岁”!尔朱荣派武士数十人手持钢刀,直奔庄帝行宫。庄帝出帐探望,尔朱荣命人把庄帝强行拖入帐中,留在外面的卫士,又杀死了庄帝的亲信。尔朱荣命人把庄帝强行押送到河桥,囚禁在营帐之中。

  河阴边的躁动这时才算慢慢平息下来。此时正是黄昏时分,如血的残阳照在河面上,一片鲜红,分不清是阳光,还是鲜血,景象有说不出的恐怖。尔朱荣骑在马上,看着正在往河里搬运尸体的士兵,一脸的冷酷。一抹斜阳恰好投在他因为兴奋而略显红润、跳动着诡谲色彩的脸上,两千多条鲜活的生命,就在这顷刻之间消失了。此时此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拥立庄帝 大权在握

  河阴的惨剧总算落下了帷幕。尔朱荣在极度兴奋的情况下,喊出了尔朱氏当兴的口号。但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他所率韵部队兵力不过万余,根本无法用作他称帝的武力后盾。而且,河阴的屠杀,使世人对他并无好感,他还缺乏称帝所需要的威望,他意识到自己错了。于是在当天晚上四更时分,再派人把庄帝从河桥营帐下迎接到皇帝的御营中。他望见马头,跪下来叩拜,请求把自己处死,希望以此来消除庄帝的疑心。

  尔朱荣所率领的契胡骑兵,因为在河阴屠杀文武官员过多,因此不敢进入洛阳,就想劝尔朱荣迁都。但经过迟疑之后,他决定进入洛阳。四月十四日,尔朱荣护送庄帝进洛阳,正式登极,大赦天下。追随尔朱荣南下的将士,一律擢开五级。这时文武百官几乎死尽,活着的人也不敢露面,只有散骑常侍山伟一人到皇宫前叩谢大赦之恩。京城也是一片混乱,人心惶惶,谣传尔朱荣将派兵大肆烧杀掠夺,又有传闻说要迁都,人们纷纷逃亡。朝廷也空空荡荡,缺少官员处理公务。洛阳全城一片惨淡。

  尔朱荣为安定人心,巩固自己的权位,就上书给皇帝,声称自己在河阴的行为是由于大军推进,难于控制;并表示自己非常忏悔这件事,请求皇帝追赠河阴丧生者官职。并由他们的后代袭爵,并请派出使节,到各城抚慰。皇帝下诏以后,京城才有官员露面,人心也慢慢安定下来。尔朱荣虽然还一再坚持迁都的意见,但由于各方面的反对,也只好作罢。

  尔朱荣大权在握,不免骄奢,也渐渐大意起来。有一次进宫,在明光殿晋见庄帝,再一次为河阴屠杀向庄帝道歉,誓言自己并无二心,庄帝起座亲自阻止他的叩拜,向他表示自己并无一点怀疑。尔朱荣大喜,就要酒豪饮,大醉如泥。庄帝想趁机会杀死他,被左右劝止。于是,庄帝就派人把尔朱荣的床连人一起抬到中常侍省休息。尔朱荣半夜醒来,惊出了一身冷汗,直到天亮,不敢合眼,从此不敢再入宫住宿。

  尔朱荣逼迫庄帝把自己的女儿立为皇后,庄帝迫于形势,只好应允,但心里十分不满。五月五日,尔朱荣回晋阳,皇帝为他设宴饯行。尔朱荣命心腹元天穆代他坐镇洛阳,在百官中广树腹心。中央的重要官职,全由尔朱荣的心腹亲信担任。尔朱荣在晋阳遥领大权,控制朝廷局势,连皇帝的一言一行都在其掌握中。

南征北讨 所向无敌

  北魏帝国为了抵御柔然,屏障旧都平城,曾在北方边境设立了六个大的军镇,由军镇将领直接统辖北方。孝文帝把都城从平城迁到洛阳以后,由于六镇原有的军事意义因迁都而不显重要,他奉行汉化政策,压制武人。因此,六镇军将做高官的道路渐渐被封闭了,他们由此而心怀不满。在北魏末期各方矛盾激化之时,这件事成为了导火索。不久,破六韩拔陵、胡琛、莫折大提先后起兵,以后又有杜洛周、鲜于惰礼的动乱。最终,鲜于惰礼的部将葛荣火拼了杜洛周的军队,成为各方军队的首领,共统率有数十万众和河北数州的地盘,声势浩大。

  尔朱荣在镇压了一些小范围的动乱后,军事上面临的最大敌手也就是葛荣领导的这支军队。公元528年夏,葛荣的军队因为缺少粮食而南下洛阳,形势危急。尔朱荣上书请求北伐,庄帝批准,尔朱荣亲自率领精锐骑兵7000人,每骑另备有副马,日夜兼行,穿过滏口,进人河北大平原,由侯景担任前锋。

  葛荣自起事一直到现在,横行河北,所向无敌。尔朱荣只有7000名骑兵,数量对比呈绝对劣势,所有人都认为战争胜负已成定局。葛荣也自以为必胜,下令说“尔朱荣很容易对付,每个人都要准备一根长绳,到时好捆绑俘虏。”他在邺城以北,筑垒布阵,长达数十里,部队两翼张开,向前推进。尔朱荣率军秘密进入山谷,编成突击队,分配督将每三人为一组,每组有数百人马,命他们所到之处,扬起灰尘,擂鼓呐喊,使对手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他又认为军队冲锋肉搏,人马相逼近,用刀不如用棒,密令战士,每人携带袖棒一根,安置在马鞍侧,又考虑到战时士卒为了杀人争功,可能影响追逐,因此又令不准争砍人头,只要棒击。大战开始,尔朱荣发动突击,将土上下情绪高昂。他自己也出入敌阵,内外夹攻,终于大败葛荣的军队,生擒葛荣,其余全部投降。因为投降的人太多,如果立即把他们分散到各部队,怕引起他们的惊惧而发生变乱。因此,他下令投降的部队解散,随他们所去,任由他们的家属跟随。大家大为欢喜,数十万人马,一时散尽。等他们走出百里以外,尔朱荣才命令分别囚押处置,分别编组,充实各部队,处置非常得当。尔朱荣对俘虏将士的头领,量才使用,投降部众的疑心也慢慢消除了。时人都十分佩服他在这件事上处置之果断英明。尔朱荣把葛荣囚送到洛阳,庄帝下诏加封尔朱荣为大丞相、都督河北畿外诸军事。据说在尔朱荣讨伐葛荣前,部队行军到襄垣这个地方,进行围猎,有两只兔子跳到他的马前,他弯弓发誓说:“射中此兔则擒葛荣,否则败之!”兔子应弦而倒,部队齐声欢呼。平葛荣后,他下令在这儿立了一块碑,叫双兔碑。

  击灭葛荣以后,一两年内,又陆续镇压了其他的六镇余众起义。至此,六镇的风暴就基本上被平定了。尔朱荣因此也树立了个人更大的权威。

  但是,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在庄帝即位之初,北海王元颢南逃到了南梁。南梁封他为魏王,并派将军陈庆之率军护送元颢回国即王位。当时,在北方的齐地也有邢呆起义队伍的响应。北魏朝廷以为元颢孤弱,因此未曾用心。不料想元颢、陈庆之军势甚猛,逼近洛阳。庄帝大为惊恐,弃城北逃,元颢占领洛阳。

  尔朱荣听到庄帝北逃的消息后,立即乘驿车到长子晋见庄帝,一路调兵遣将。庄帝也不再北逃,命尔朱荣为前锋,讨伐元颢,几十天内,便集结了大量兵力。

  元颢占领洛阳后,骄奢怠惰,南梁士兵,也行为凶暴,因此大失民心。尔朱荣顺利攻下河内,双方隔河对峙。二段僵持之后,尔朱荣最终听从杨侃建议,在六月十六日发动总攻。其前部偷渡黄河,袭击得手,元颢兵败如山倒,退出洛阳。尔朱荣乘胜追击,大败陈庆之,元颢不久也被杀。尔朱荣又一次因为战功而得到朝野的敬畏。

恃功狂妄 枭雄殒命

  尔朱荣在讨平葛荣和元颢之后,恃功更加狂妄,不把庄帝放在眼里,他在晋阳牢牢地控制朝廷,左右着北魏的政局。

  庄帝虽然受到尔朱荣控制,但勤于政事。因为吏部选官泛滥,他准备和吏部尚书李神俊整顿人事。尔朱荣曾经关照吏部,要某人当曲阳县令。但李神俊认为这个人资格太低,不肯奏报,而另派别人。尔朱荣大怒,让此人去驱逐新县令,自己就职。李神俊就上表请求辞职。尔朱荣顺水推舟,就让自己的弟弟左仆射尔朱世隆兼任摄选。尔朱荣又曾请求用北方人担任黄河以南的各州长官,企图加强自己的势力,但庄帝不肯。太宰元天穆因此事入宫当面请求,庄帝仍不让步。元天穆施加压力,指出大权是掌握在尔朱荣手中。但庄帝很严肃地对他说:“天柱如果自己称帝,连我也可以撤换;如果他仍坚持臣属的立场,就不应该这样做。”尔朱荣知道后,非常生气说:“天子是由谁拥立的?现在竟然不听我的话了!”态度十分骄横。

  尔朱皇后性情嫉妒,经常争风吃醋。庄帝让尔朱世隆对她进行教导,尔朱皇后却说:“天子是我们家让他当的,今天却是这个样子。我父亲本来想自己当皇帝,现在仍然可以这样做。”尔朱世隆默默无语,临走时叹气说:“兄长就是自己不肯当,否则我也可以封亲王了。”尔朱氏一家的这种骄纵,更加剧了政局的混乱。

  庄帝外受尔朱荣压制,内受尔朱皇后的欺凌,一直闷闷不乐,唯一可幸的是各地起义尚未平息,还可以跟尔朱荣僵持。随着各地动乱的不断被消灭,庄帝也就忧虑起来。而城阳王元徽等人也都想得到大权,因此都极力诋毁尔朱荣,劝庄帝把尔朱荣诛除。庄帝鉴于河阴屠杀的残酷,怕尔朱荣会对自己下毒手,因此也早已有诛杀他的想法。

  公元530年,这一切都在酝酿之中。恰巧,尔朱荣请求来洛阳朝见,打算照顾他的女儿尔朱皇后生小孩。庄帝与城阳王元徽、侍中杨侃、李或、尚书左仆射元罗等密谋,大家都劝庄帝刺杀尔朱荣。但又担心这次尔朱荣是有备而来,恐怕事情会弄糟。庄帝迟疑未决。

  尔朱世隆警觉到庄帝将要采取行动,就自己写了一张纸条贴在自家门口,上面写着;“天子与杨侃等人设计,打算谋杀天柱。”然后揭下来派人送给尔朱荣。尔朱荣依仗自己的势力,完全不放在心上,把信撕掉,并吐口水说:“世隆胆小如鼠,谁敢杀我?”

  九月份,尔朱荣到洛阳。时人很多传言尔朱荣要谋反,庄帝想马上杀死他,但考虑到尔朱荣的心腹元天穆还在并州,怕有后患。因此,先召元天穆进京。有人告诉尔朱荣庄帝要杀他,尔朱荣马上奏报庄帝,庄帝说:“外面的人也说王爷您要杀我,怎么能相信呢?”尔朱荣于是不再怀疑,每次拜见庄帝,随从不过几十人,也都不带兵器。但尔朱荣的部下依仗主子的威势,经常凌悔庄帝左右人士,毫无忌惮,并说尔朱荣要当皇帝,这些事更让庄帝下定了决心。

  九月十五日,元天穆到京城,尔朱荣跟元天穆一同随庄帝人宫饮宴、射箭。尔朱荣对庄帝说:“近来侍从官员都不习武,陛下最好带五百骑出城围猎,以消除您的劳累。”在此之前,有人曾透露风声给庄帝,说尔朱荣想趁庄帝狩猎的机会挟持他迁都。因此,庄帝更加疑心。

  九月十八日,庄帝决心动手。他命杨侃等10余人埋伏在明光殿东。当天,尔朱荣和元天穆一同入宫进食,但未吃完就起身告辞,杨侃等从东厢台阶上殿,看见尔朱荣、元天穆已经走到大庭,没有来碍及动手。

  二十一日,尔朱荣进宫稍作停留,就到陈留王家饮酒,大醉而归,称病一连几天没有上朝。庄帝怕夜长梦多,就在二十五那天,在明光殿东厢,设下伏兵,然后声称皇子降生,派元徽飞马到尔朱荣竺报告,尔朱荣正在跟元天穆赌博,元徽摘下尔朱荣的帽子,盘旋舞蹈祝贺。此时,从皇宫派出召唤尔朱荣进宫的文武百官,连声催促。尔朱荣于是不再怀疑,跟元天穆一起进宫。进宫时正碰见中书舍人(掌起草诏令的官员)温子升拿着刚写好的大赦令(准备诛杀尔朱荣后颁发)往外走,尔朱荣高兴之余竟忘了要过来看。庄帝坐在东厢下,面向西;尔朱荣、元天穆坐在御座右边,面向东。此时,元徽进殿,刚刚行礼,就在这一刹那,光禄卿鲁安等人,抽出佩刀,从东厢门闯入。尔朱荣一跳而起,直扑庄帝,庄帝事先将一把刀横在膝下,顺势把尔朱荣劈倒,鲁安等挥刀乱砍,尔朱荣与元天穆等同时被杀,一代枭雄就此殒命,时年38岁。

  尔朱荣身上有很浓的胡族气质,性情很暴躁,以嗜杀为己好。例如,他很喜欢狩猎,不管春夏秋冬,经常出动。每次围猎的时候,都命令士兵整齐划一,即使遇到危险,也不许逃避。所以,只要有一只鹿逃走,肯定会有好几个人被杀。士兵们每次狩猎时都如在战场。曾经有一次,在一个荒僻的山谷里发现了老虎,尔朱荣命令十几个人赤手空拳去捕捉,最后老虎捉到了,但士兵却死了好几个。还有一次,两个小和尚合骑一匹马,被尔朱荣看见,就下令让他们殊死决斗,两个人筋疲力尽的时候,尔朱荣就命人抓住他们的头,互相撞击,直到死为止。他的这种喜怒无常,粗野残暴的性情,大概也是导致他失败的原因之一吧。

  尔朱荣是北魏末期政坛上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从河阴之变到被杀——短短两三年里,他先后经历了拥立庄帝、平息六镇和元颢的动乱等大事,成为本已摇摇欲坠的北魏帝国的救世主。他作战勇猛,善于指挥,是一位杰出的将领。但可惜勇猛有余,谋略不足,又加之凶残好杀,终于导致了失败。

  史书记载,他举止轻佻,喜爱射箭骑马,每次参加皇帝的宴会,经常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等到酒酣耳热之时,他一定会在自己的位置上,正襟危坐,高唱胡歌。日暮黄昏,筵席结束时,他经常跟别人手牵着手,双脚踏地,唱着《回波乐》(一种胡乐)而出:抛开他凶暴的一面,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很有性情的胡族大汉。其音容笑貌,如在眼前,让人感到那么亲切。倘使人性中没有相互残杀的那一面,都像这样该多好啊!

  尔朱荣死后三四年时间,北魏分裂成为东魏和西魏。从此,北方又陷入分裂战乱之中。东魏的建立者高欢,西魏的建立者宇文泰,都曾是尔朱荣的部将。

上一篇:亡齐投魏,思国复仇的北魏传奇宰辅——萧宝夤
下一篇:战功卓著,威震四方的三朝国丈——独孤信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