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353
 
中国历代帝王
东汉
东汉
 光武帝(刘 秀)
 汉明帝(刘 庄)
 汉章帝(刘 炟)
 汉和帝(刘 肇)
 汉殇帝(刘 隆)
 汉安帝(刘 祜)
 汉少帝(刘 懿)
 汉顺帝(刘 保)
 汉冲帝(刘 炳)
 汉质帝(刘 缵)
 汉桓帝(刘 志)
 汉灵帝(刘 宏)
 汉少帝(刘 辨)
 汉献帝(刘 协)
共[14]个帝王
首页| 下页 | 尾页
返回栏目页


中国帝王列传
汉灵帝(刘 宏) 观看人次:5329 次
  灵帝,名刘宏(公元166-189年)。章帝玄孙,刘苌子。桓帝病死后,窦皇后立他为帝。在位22年,病死,终年34年。葬于文陵(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北)。
  灵帝为解续亭侯刘苌长子,章帝玄孙,母董氏。建宁元年(168年)正月,12岁的刘宏被窦皇后迎入洛阳皇宫,次日继位称帝。第二年改年号为“建宁”。 

一、宦官专权 二兴党锢 

  自从汉和帝以来,东汉帝国的权柄轮流操持于外戚和宦官手中,堂堂天子,不过是一个傀儡。到桓帝朝的后期,宦官集团独霸朝政,气焰嚣张。灵帝君临天下,桓帝窦皇后之父窦武以迎立之功被任命为大将军辅政,海内名士陈蕃为太傅,胡广为司徒,参录尚书事。陈蕃嫉恶宦官弄权,得到窦大将军赞同,引志同道合的尹勋为尚书令、刘瑜为侍中、冯述为屯骑校尉,又起用曾被禁锢的“党人”李膺、杜密等,伺机打击朝内宦官势力。 

  士大夫集团开始动手,先拿一些权位较微而恶行昭著的宦官开刀,奏诛了管霸、苏康等人。接着,窦武奏报太后,请诛曹节等大太监,窦太后犹豫不决,事情便拖了下来。八月,窦武逮捕宦官郑飒拷问,郑飒的供词中牵连到曹节等人,窦武决定乘此机会,铲除宦官,命人写好奏章送呈太后。曹节听说窦武要杀他们,慌忙跑进灵帝的寝宫,说:“外面闹哄哄的,出事了,请陛下出御德阳前殿。”他还叫小皇帝拿上宝剑,一帮人前呼后拥,出了寝宫。曹节下令关闭宫门,收缴传令用的印信符节;把尚书台的官员都叫来,刀架脖上,逼其起草诏令;派大宦官王甫带圣旨营救郑飒;劫持太后,夺取印玺。郑飒出来后,马上带人去捉拿窦武。窦武跑进兵营,传令:“宦官造反了,尽力杀敌的,重赏!集合了几千人,把抓他的宦官杀了。王甫等听说窦武拒捕逃跑,便集合1000多禁卫军出屯皇城南门。 

  窦武见大势已去,纵马而逃,王甫催兵紧追。窦武走投无路自杀身亡。在王甫发兵攻打窦武时,陈蕃才得到事变的消息,带领80多人闯进皇宫的承明门,正好碰上王甫。王甫下令逮捕陈蕃,把他拿下杀了。这场争斗以宦官们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建宁二年(169年),宦官侯览指使爪牙诬告山阳人张俭谋反,曹节乘机奏捕“党人”,李膺、杜密等数百名士皆死狱中。三年后,窦太后死,有人在洛阳朱雀阙上书写反宦官的标语,宦官们又一次四处搜捕“党人”,抓了一千多人。过了4年,宦官集团又下令:凡是“党人”的门生故吏、父子兄弟及五服以内的亲属,一律免官禁锢。这是继桓帝延熹九年(166年)第一次“党锢”之后的第二次“党锢”。 

二、卖官鬻爵 声色犬马 

  对士大夫集团与宦官集权的斗争,年少的灵帝有些茫然。宦官曹节等指控“党人”图谋不轨,皇上御览奏章,竟不知道“不轨”二字何意。后来,他年龄大了些,知道帝国的权柄把持在身边的宦官手里,自己不过是个傀儡。但灵帝对此处之泰然,他常常对人说:“张常侍是我爹,赵常侍是我妈。”张常侍者,宦官张让也;赵常侍者,宦官赵忠也。宦官竟成了皇帝老子的衣食父母!灵帝对权柄不感兴趣,心甘情愿地交给宦官把握着。 

  谁都不会想到,这位荒唐皇帝喜欢的是买田宅。刘宏原是个侯爵,家境不丰,被迎立为皇帝后,富有天下,人、财、物全是他的,但他觉得还是应当像作解渎亭侯时那样,置买点田地房宅。于是,他把搜刮来的钱财拿回河间老家去买田宅,起第观。还剩下一些,就分别寄存在宦官们的家里,一家存上几千万。有个叫吕强的宦官觉得堂堂天子还置买田宅,不成体统,就上疏劝谏说“天下的万物都是陛下的,陛下至尊,不宜置买私田、私宅”。灵帝御览了吕强的奏疏后,扔在一边,不予理睬,依然故我。 

  除了置买田宅外,灵帝还想着法子玩:他用4匹白驴驾车,躬自操辔,在御苑驱驰。达官贵人竞相仿效,一时间驴子备受青睐、身价暴涨,驴价等于马价;他给狗戴上文臣戴的进贤冠,佩上绶带,逗它们玩;他又异想天开地在后宫中设置了一个市肆,让宫女们贩卖物品,互相盗窃争斗,他脱去龙袍,换上商人的服装,在市肆中饮宴取乐。 

  府库挥霍尽了,灵帝便在西园悬出卖官的公开价格:二千石官,交钱2000万文;四百石官,交钱400万文;县令、县长,当回议价。缺有好坏,价有高低。到富庶地方去的,交现款;贫穷地区,先议好价,到任以后加倍交纳。这是公开的。还有“黑市”交易:三公,1000万钱;卿,500万钱。除了皇帝这个位子不卖外,具他官位都可以拿钱买。有个名叫崔烈的人,是冀州名士,官至九卿,他通过灵帝的傅母交上500万钱,买了个司徒。在授他司徒那天,百官齐会,灵帝回头对他的一个宠臣小声说:“这官卖亏了。 
当初该要他1000万!” 

三、官逼民反 岌岌可危 

  宦官弄权放纵、灵帝荒淫无道、官僚地主贪残奢糜,使原本就已十分尖锐的阶级矛盾达到白热化,引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大起义,即中平元年(184年)发生的由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 

  江山不稳,灵帝也顾不上跑驴玩狗了,慌忙召开御前会议,研究对策。文官武将大都主张武力剿灭,惟有曾劝谏灵帝不要搞私产的吕强,建议释放“党人”,笼络人心。灵帝采纳了这个建议。又有郎中张钧主张诛杀宦官,以谢天下,则可不动干戈,而大乱自平。灵帝听罢,斥责道:“此真狂子也!”这位以宦官作为衣食父母的天子,虽然对某些宦官与张角私通而感到愤慨,但他认为,宦官中还有好人。结果,忠心耿耿的张钧被宦官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杀了。 

  于是灵帝任命皇后的哥哥何进为大将军,督率大军驻守洛阳周围的8个要塞,保卫京师;任皇甫嵩、朱佑右为左、右中郎将,率帝国军队的主力进剿对洛阳威胁最大的颍川黄巾军;派遣北中郎将卢植率军进剿冀州黄巾军。几经战斗,颍川、南阳黄巾军先后失利,张角病亡。 

  听说“黄巾贼”被剿灭,灵帝大为振奋,改元“中平”。他一面封赏将士,一面对起义群众进行血腥报复,每郡被杀的黎民,都有数千人。 

  中平六年(189年),灵帝死于洛阳宫内嘉德殿,结束了短暂而荒唐的一生。终年34岁。死后被葬在洛阳西北的文陵。谥号为“灵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