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083
 
中国历代帝王
东汉
东汉
 光武帝(刘 秀)
 汉明帝(刘 庄)
 汉章帝(刘 炟)
 汉和帝(刘 肇)
 汉殇帝(刘 隆)
 汉安帝(刘 祜)
 汉少帝(刘 懿)
 汉顺帝(刘 保)
 汉冲帝(刘 炳)
 汉质帝(刘 缵)
 汉桓帝(刘 志)
 汉灵帝(刘 宏)
 汉少帝(刘 辨)
 汉献帝(刘 协)
共[14]个帝王
首页| 下页 | 尾页
返回栏目页


中国帝王列传
汉章帝(刘 炟) 观看人次:7729 次
  章帝,名刘炟(公元56-88年)。明帝第五子。明帝死后继位。在位13年,病死,葬于敬陵(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南)。
  汉章帝刘炟,生于东汉建武中元二年(57年),其生母为贾贵人。因为明帝马皇后无子,再加上贾贵人为马皇后同母异父的姐姐,所以刘炟幼年为马皇后收养,就以马氏为外家。明帝永平三年(60年),4岁的刘但被立为太子。永平十八年(75年)秋天,明帝因病去世,刘炟即皇帝位,时年19岁。第二年改年号为“建初”。 

一、封侯外戚 势力纷争 

  汉章帝在位期问,外戚的问题是十分突出的朝政大事。对于外戚的地位以及其间的争斗,章帝时严时宽,时松时紧,游移不定。与此相应,外戚的地位也就时起时落,载沉载浮。在章帝的游移之隙,外戚们乘机发展,最终成了气候,为东汉中期的外戚专政埋下了祸根。 

  东汉光武、明帝两朝,鉴于西汉王莽篡位的教训,不允许外戚封侯干政。马太后的兄弟马廖、马防、马光,在明帝朝虽然为官,但是马廖官不过做到虎贲中郎,马防、马光不过为黄门侍郎,一直不曾晋升。章帝刚一即位,就越级提拔马廖为卫尉、马防为中郎将、马光为越骑校尉。马氏兄弟同时升迁,得意忘形,趾高气扬。而一些善于察言观色的官僚和清客也争相趋附,一时朝内乌烟瘴气。尽管司空第五伦等人极力劝谏,章帝也只作耳旁风。 

  接着,章帝又想为舅舅马氏诸人封侯拜爵,马太后怕有碍成法,引起非议,坚决不许。建初二年(77年),一些趋附马氏的官僚士大夫又上书请求章帝诏封马氏兄弟。章帝欲依从此议,无奈马太后坚执不从,发布晓谕:“凡上书言封外亲者,皆欲献媚于我谋求好处。凡外戚贵盛至极,少有不倒台的。所以先帝在世慎防舅氏,令其不在枢机之位。况马氏兄弟德才不逮,我怎么能上负先帝之旨,下负先人之德,重蹈西京败亡的覆辙呢?特此布告天下。”马太后的这道诏书传出,大臣们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有章帝看了诏书,感慨之余仍不死心,再向太后面请道:“汉兴之后,舅氏封侯,与诸子封王一样,已成定制。太后原意是谦虚退让,为何不让我奉献加恩三舅的美意呢?且舅舅们年事渐高,身体多病,如有不讳,将使我遗恨无穷,望太后省察,宜及时册封,不该拖延!”马太后和颜悦色地劝说章帝道:“我反复考虑,实在不应加封。从前窦太后欲封王皇后兄,遭到丞相周亚夫的反对,说高祖有约,无军功者不得封侯。今马氏无功国家,怎能与佐汉中兴的阴、郭二家相比?而富家贵族、禄位重叠者,决难持久。我已对此深思熟虑,勿再提加封之事。况且你刚接帝位,天气异常,灾害频仍,谷价腾贵。正应为此事考虑,如何安顿百姓,渡过难关。怎么放着正事不干,先营封侯外戚呢?”一席话,说得章帝只有俯首受教,惟惟退出。 

  建初三年(78年),马太后去世。是年,章帝册立故大司徒窦融的曾孙女为皇后,外戚窦氏的势力迅速发展起来。而在章帝后宫里,嫔妃们之间为争宠也展开了微妙的斗争。原来窦皇后虽然得到章帝的宠爱,却没有生子;而后宫宋贵人却生有一男,起名刘庆,被立为皇太子;另外,前太仆梁松的侄女梁贵人生有一子,名为刘肇。对于窦皇后来说,宋贵人及皇太子刘庆是眼中钉,一心想除之而后快。于是买通宫中侍女,作证诬告宋贵人造作蛊毒,诅咒皇上;另一方面,窦皇后又设计将刘肇据为己有。皇帝迷恋窦氏的美貌,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下诏废黜宋贵人及皇太子刘庆,另立刘肇为皇太子。 

  宫外,外戚集团之间也为实际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开始了争斗。由于马太后的去世,马氏兄弟在朝中失去了内援,往日聚集在马氏门下的食客也渐渐散去。不久,窦氏借机诬告马氏兄弟腹诽、生活过奢,章帝听信谗言罢免了马氏三兄弟的官职,令他们徙就封邑。随着马氏的没落,外戚窦氏的地位陡升起来。窦皇后的哥哥窦宪被任命为侍中、虎贲中郎将,其弟窦笃被封为黄门侍郎。窦氏兄弟出入宫省,赏赐累积,广交宾客。对此,司空第五伦曾表上书请求章帝严格约束窦氏,以防患于未然,可惜章帝未予重视。如此,不仅未能抑制窦氏的势力,反倒无形中纵容他们更加横行跋扈,杀人越货,乃至欺凌刘姓诸王、公主以及前朝皇后阴、马诸家。 

  窦氏势力的恶性膨胀,终因窦宪用极低的价钱强夺沁水公主的园田,引起了章帝的重视。一日,章帝命窦宪同出巡游,路过沁水公主园田。章帝故意问:“公主园田今属谁家?”窦宪知事情败露,支支吾吾,不敢正视,章帝始知传闻是实。回到宫中,召窦宪痛斥道:“你私自夺取公主园田,可知犯何罪?你如此骄横,与秦朝赵高指鹿为马有何两样?贵如公主,尚遭到你的掠夺,何况普通的平民百姓?我要抛弃你,就如对待一只雏鸡、一个臭老鼠差不多,有何可惜!”窦宪慌忙伏地请罪。至此,窦氏势力才有所收敛。 

  为了重建光武、明帝两朝约束外戚的政策,章帝特调铁面无私、刚正不阿的周纡进京任洛阳令。周纡一上任,就命令属吏通报京师豪强的名单,并严申禁令,声明不论谁人犯法,严惩不饶。一天黄昏时分,黄门侍郎窦笃出宫回家,路过止奸亭,亭长霍延截住窦笃车马,定要检查一遍才许经过。窦笃的随从仆人平常作威作福、狐假虎威,根本不把一个小小的亭长放存眼里,将霍延推开。霍延拔出佩剑,高声大喝道:“我奉洛阳令手谕,无论皇亲国戚,夜间经过此亭,必须查究放行。你们是些什么人,敢在此撒野!”窦氏仆从还要与他争论,这时,一直坐在车里的窦笃大声叫道:“我是黄门侍郎窦笃,从寓中请假回家,可以经过此亭吗?”亭长听窦笃通报了姓名,才准许放行。第二天入宫,窦笃劾奏周纡纵吏横行,辱骂贵戚。皇后又在章帝面前哭诉。章帝知所言不全是事实,但碍于皇后情面,于是下诏将周纡逮捕候审。周纡在审判时,理直气壮,据法痛斥窦氏恶行,廷尉做不了主,只好实录向章帝汇报。章帝命令将周纡释放,暂免去其洛阳令官职。不过,章帝对周纡的忠直也非常了解,不久又任命他为御史中丞。章帝对外戚专权有所警惕,但又下不了决心狠狠处理,最终未能削弱外戚的势力。 

二、经营西域 维护丝路 

  汉明帝时,班超奉命出使西域,使西域诸部归服,中央政府在该地建立都护府。不过,该地仍是不断发生战乱,局势颇不平静。章帝即位之初,边关又起纷乱,焉耆、龟兹、车师等联合北匈奴,攻打中央政府的军政驻地,形势颇为吃紧。章帝召群臣商议对策,众人皆欲暂缓,惟有司徒鲍显力主马上增援。章帝采纳鲍显的意见,派兵西进,解救了边关危机。 

  不过对于是否继续经营西域,章帝举棋不定,大臣们也有争论。由于确实存在人力和物力上的困难,章帝最终还是放弃了西域,诏令滞留西域的汉朝人员回国。 

  这时班超住在疏勒国,也接到了撤退的诏书,他收拾行装,备好马匹,准备返回久别的祖国。在西域牛活多年,他有些依依不舍,西域人民也爱戴和尊敬他。听说班超要回国,疏勒国人民惊惶不安,因为班超对付匈奴有办法,班超一走,又要永无宁日了。疏勒都尉抽出长刀,满面流泪,对天长叹道:“汉朝使节弃我而去,我国必为匈奴所灭。与其后日死亡,不如今日魂随汉使,送其尔归!”说罢,即引刀自刎。班超虽然也难舍难分,但王命在身,只好拨转东行。不久到了于阗国,于阗人民拦道迎接班超,听说他要东归,都失声痛哭,就近的人们伏地抱着班超的马腿,不让他离开。班超无奈,只好留下来,同时上书章帝,请求他留屯西域。章帝同意了班超的请求。 

  班超在西域团结各族人民,有效地遏止了北匈奴的侵扰。西域各国除龟兹外,都愿意臣服于汉。建初六年(83年),班超在疏勒上书章帝,请求派兵支援,降服龟兹,实现“断匈奴右臂”的战略意图。章帝支持班超的计划,征集吏士前往。适时有平陵人徐干自告奋勇地到朝中上书,愿意立功异域。章帝大喜,即命令他为假司马,率领一千多人组成的远征军,西去驰援班超。在西域诸国中,乌孙最强大,班超又请求章帝,遣使慰问乌孙国王。章帝同意了班超的请求,派遣使臣去往乌孙。乌孙国王非常高兴,于建初八年(85年),派遣使者回访汉朝,表示友好。在西域,汉朝得到这样一个大国的支持,章帝觉得非常称意。于是他提升班超为将兵长史,授予他代表东汉政府在西域行事的权力。由于同汉朝中央政府保持了密切的联系,特别是由于乌孙的内附,使班超在西域的威望大增。西域诸国都愿意受班超的节制,这样就为以后的帝朝东汉政府再次打通同西域的密切交往铺平了道路。 

三、政宽刑疏 匡正经学 

  史称章帝忠厚仁义,笃于亲系,而且章帝的政令刑罚的确也是比较宽疏的。例如依东汉制度,官员贪污要禁锢三世,即三代人都不准为官。章帝废除了这项制度。而章帝对官员和贵族的赏赐,又往往超过规定的限额,造成国家财政的困难,且把这些负担都转嫁到人民头上。可见章帝之宽疏,并非完全建立在原则之上的。 

  章帝的一些政令刑罚,有时候并非建立在事实基础上,而在于灾祥谶纬之学。建初元年(76年),兖、豫、徐等州发生了严重的旱灾,赤地千里,饥民遍野。章帝一方面调集国库粮食紧急救援饥饿中的人民,一方面召集大臣商讨解决办法,按照当时人们流行的看法,水旱荒年是由于阴阳失调,而阴阳失调又与政事有关。司徒鲍昱痛陈时弊:“前几年治楚王英狱,抓人成百上千。这些人并不是都有罪,受牵连而坐狱的人恐怕有一半是冤枉的。那些判了徒刑的人远离家乡、骨肉分离,死了灵魂也不得安息。这就致使阴阳失调、水旱成灾。现在不如赦免这些刑徒,解除监禁,让其回家和亲人团聚,这样也许能致和气,使天降甘露、解除旱情,免除黎民百姓的痛苦。”尚书陈宠也上疏说:“治理国家大事就如调整琴瑟的弦一样,弦调得太紧就会崩断,刑罚太严也会激起人民的不满。建议陛下进一步宽缓刑罚。”章帝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大赦天下,宽缓刑罚。 

  因为相信谶纬迷信,章帝还曾亲自主持整顿经学。建初八年(79年),章帝接受了杨终的建议,亲自在白虎观召集将、大夫、博士、郎宫和诸儒开会,议定五经异同,最后由章帝自己拍板,决断是非。这次会议的讨论记录后来由班固整理成书,名为《白虎通》。白虎观会议以及《白虎通》所标榜的“正经义”,一方面用谶纬来正经学,其目是利用政治力量使谶纬迷信合法化,使它具有和经书同样崇高的学术地位,另一方面是用官方意志来正经学,以便更好地为封建统治者服务。故此,《白虎通》成为一部把儒学思想法典化的著作。 

  章和二年(88年),章帝去世,时年31岁,在位13年。葬于敬陵,庙号“章宗”。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