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639
 
中国历代帝王
东汉
东汉
 光武帝(刘 秀)
 汉明帝(刘 庄)
 汉章帝(刘 炟)
 汉和帝(刘 肇)
 汉殇帝(刘 隆)
 汉安帝(刘 祜)
 汉少帝(刘 懿)
 汉顺帝(刘 保)
 汉冲帝(刘 炳)
 汉质帝(刘 缵)
 汉桓帝(刘 志)
 汉灵帝(刘 宏)
 汉少帝(刘 辨)
 汉献帝(刘 协)
共[14]个帝王
首页| 下页 | 尾页
返回栏目页


中国帝王列传
光武帝(刘 秀) 观看人次:6142 次
  光武帝,名刘秀(公元前6年-公元57年),东汉王朝的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九世孙。在位33年,病死,终年63岁,葬于原陵(今河南省孟津县西长道社)。
  东汉光武帝刘秀,生于西汉哀帝建平元年(前6年)。父刘钦,母樊氏。刘秀排行第三,所以字叫文叔。刘秀28岁起兵加入绿林起义军,30岁称皇帝,在位33年,卒于建武中元二年(57年),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很有作为的一个帝王。 

一、出生不凡  志向平平 

  刘秀是汉高祖刘邦的九世孙。汉景帝的支系。他的先世原居于春陵(春陵为乡名,地在今湖南省宁远县北)。后迁居南阳郡蔡阳县白水乡(地在今湖北省枣阳县南)。不过,刘秀的出生地却是济阳(今河南兰考东北)。当时他的父亲刘钦正担任济阳县令。刘钦后来又担任南顿(今河南省项城西南)县令,刘秀随父生活在南顿。刘秀九岁时,刘钦去世了,这样刘秀就返回家乡,由叔父刘良抚养长大。 

  年轻时的刘秀堂堂一表人才。他喜欢务农,处事谨慎,讲信用,性情温和。有一次他在新野(今属河南省),听说那里阴氏家中有个名叫丽华的女子长得漂亮,心中爱悦;到长安时见到执金吾(负责京师警卫的官员)出行的威严,就大为感慨地说:“仕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志愿不过如此。这使刘秀和他的大哥刘演(字伯升)显得很不相同。刘演性情刚毅,不事家业,刘氏皇族的意识特强,对新莽政权极端不满,破产散财,交结雄俊人物,颇有取天下的野心。当年汉高祖刘邦喜好结交,不事家产,刘邦的二哥刘喜专心治理家业。刘演就自比刘邦,以刘喜比刘秀,笑他胸无大志。但最后当了皇帝的是刘秀,却不是刘演。 

二、忍辱负重 徐图大业 

  新莽末期,连年灾荒,各地农民揭竿而起,天下已经大乱。地皇三年(22年)十月,刘演在春陵、刘秀与李通的从弟李轶在宛城,同时起兵。刘良听到消息,怒不可遏,把刘秀恨恨训斥了一顿,说:“你和你哥哥的志趣不同。现在家产快完了,不治理家业,反而一起干这种事!”但事情已经闹起来,刘良也没法,只好顺从。当刘演在春陵起事时,同族的许多人非常害怕,都说刘演要害了自己,纷纷逃跑;但当他们见到刘秀穿戴着红衣大冠的将军服装,率领起事人员回到春陵时,又说:“像刘秀那样谨慎厚重的人都造起反来了,还怕什么!”于是也就心安了。 

  这年十一月,刘秀等人的军队在小长安聚与官军相遇,结果大败。在此一战中,刘氏宗族死了数十人,其中包括刘秀的二哥、二姐及刘良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刘秀的二姐刘元死得颇为壮烈。败军之际,刘秀单骑逃跑,碰上三妹伯姬,就把她拉到了马上。不远,又碰到刘元,催她快上马,刘元看到追兵在后,挥手说:“你快跑吧,不能两全了,不要都死在这里。”追兵赶到,就把刘元和她的三个女儿杀了。 

  但由于人心所向,起义军迅速发展到十余万人。军队人多,将领们都主张拥立一个刘姓的皇帝,以此统一号令,顺应人心。南阳一带的豪杰人物,都认为刘演最为合适,因为刘演有威望,治军严明。而新市、平林军的将领们大都喜欢散漫放纵,担心立了刘演不得自由。他们认为刘玄懦弱,容易控制,因而策划拥立刘玄。刘玄是春陵侯刘仁的曾孙,在平林军中,号称更始将军。刘玄当皇帝后,改元为更始元年,并封了一大批官衔,封刘绩为大司徒,封刘秀为太常偏将军。 

  南阳一带的情况使王莽震惊,调兵遣将,很快集结了43万人马,号称百万,命司空王邑与司徒王寻率领前往镇压。王邑、王寻首先与刘秀相遇,刘秀的将领见敌多势盛,不敢作战,都跑回昆阳城中。他们忧念妻儿老小,都想各自回本土自保。刘秀非常冷静地向将领们分析了形势和前景,口吻严厉:“现在粮草无多,来敌强大。并力抗敌,还有打胜的希望,要是分散,必然被消灭,而且宛城还没攻下,来不了救兵,昆阳一失,一天之内,各军也就全都覆没。现在为什么不同心同德,共建功名,反而只想看守自己的妻子和财物呢?大家觉觉得有在理,因此抛弃了别的念头。刘秀于是担任了临时总指挥的重任。 

  当时昆阳城中只有八九干人,刘秀要王凤、王常守城,自己和李轶等13人骑马乘夜闯出城南门,召集在外的军队。刘秀到郾县、定陵一带,把那里的军队全部集合起来救援昆阳。将领们舍不得财物,要求留一部分兵力看守。刘秀说:“现在要是打败敌人,比这多一万倍的珍宝都有,甚至可以夺得天下。要是被敌人打败了,脑袋都保不住,财物还有什么用?”于是把全部军队都带到了昆阳。刘秀又率领3000敢死队,攻向敌人中坚,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王邑被杀。刘秀军队合力夹攻,王莽军队四处奔逃,相互践踏,溃不成军。王寻带着剩下来的几千人逃回洛阳。这就是中国战争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昆阳之战。 

  昆阳一战,敲响了王莽政权的丧钟。同时也提高了刘氏兄弟的威望。但更始政权的内部矛盾也更趋尖锐。结果,刘演被更始帝杀害。刘秀怕自己遭到不测,赶紧跑到宛城假意请罪。不为哥哥服丧,饮食言笑与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刘玄见刘秀没有反对他的意思,有些惭愧,拜他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而刘秀每当独居却独自流泪,总是不喝酒、不吃肉,以此寄托哀伤。 

  更始元年(23年)九月,绿林军攻入长安,杀死王莽,新莽政权灭亡。当时关中一带的官员赶来迎接皇帝刘玄去长安,见到刘玄的将领们头上随便包一块布,没有武冠,有的甚至穿着女人衣裳,滑稽可笑,没有庄重威严的样子,唯独见到刘秀的僚属肃然起敬。一些老官员流着泪说:“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了汉朝官员的威仪!”对刘秀产生了敬佩、向往的心理。 

  之后,刘秀被刘玄派往河北进行招抚。使得刘秀终于摆脱了刘玄对他的直接控制,开始了自由施展的机会。刘秀在河北,每到一处,考察官吏,按其能力升降去取;平反冤狱,释放囚徒;废除王莽苛政,恢复汉朝的官吏名称。在河北期间,刘秀还粉碎了一起假冒汉成帝之子另立朝廷的反叛事件。当假冒的王郎兵败请降、要求给予优厚待遇时,刘秀说:“现在,假如成帝再生,他的天下也不能得到了,何况诈称刘子舆的人呢!”使者要求封给王郎一个食邑万户的侯,刘秀说:“能够保全性命也就可以了。”而在清理缴获的文书档案时,发现官吏与王郎勾结一起毁谤刘秀的材料有几千份。要是按这些材料提供的线索加以追究,必然会使一大批人惶恐不安。刘秀一律不看,把王郎的官吏们召集起来,当面一把火烧掉。他解释说:这样做,是“令反侧子(心怀不安的人)自安(放心)”。 

  对于农民军,刘秀采取了分化、瓦解、收编为主的政策。当时,河北地区规模最大的农民军为“铜马”。刘秀击败铜马军后,将其收编,大大加强了自己的军事实力。因此,他还获得了“铜马帝”的称号。经过一年多的苦心经营,刘秀终于完全控制了河北地区。 

  这时远在长安的更始帝派使节赶到河北,封刘秀为萧王,企图把他召回长安。这表明刘玄已经对刘秀不放心,要削弱他的势力,夺回他的权力。刘秀自然明了这一意图,以“河北未平”为理由,拒绝应召去长安。刘秀与刘玄的裂痕从此开始明朗。 

  与此同时,以樊崇、逢安、徐宣等人为首活动在今河南东部的赤眉军,正在迅猛地向长安进兵。赤眉一旦攻下长安,刘玄败逃,就将出现一个夺取关中一带的良好时机。刘秀感到争夺天下的时机即将到来。他一边派将军邓禹率精兵2万向关中一带进发,相机行事;一边选定北据太行山、南临黄河、地处险要、财物富实的河内郡(治怀县,在今河南武陟县)作为进取中原的立足点。他选用文武兼备的良将寇恂任河内太守,冠以“行大将军事”的衔号。他向寇恂交代任务说:从前汉高祖与项羽争天下,把萧何留在关中,我现在把河内交给你。你的任务是像萧何那样保证军粮供应、训练士兵和战马,阻挡外面的军队,不让到这块地盘上来,特别是不让黄河以南刘玄的军队过来。刘秀又在孟津(今孟县以南)部署重兵,窥视洛阳。 

  安排妥当以后,刘秀又带领一支军队回到冀中、冀北一带。一路上将领们纷纷给刘秀上尊号,要他称皇帝。刘秀一律拒绝。到了南平棘(今赵县南),将领们又一再劝说,刘秀还是不答应。当人们都走开后,将军耿纯对刘秀说:“人们抛开亲人和家乡,跟从大王出生入死,本来就是想攀龙附凤,实现封官拜爵的愿望。现在大王迟迟拖延,违背大家的心愿。我担心人们失望了,就会产生离去的想法。人们一散,就难以再召集了。”刘秀由此相信了将领们要他当皇帝是出于真心实意,而且是出于个人利益,并非虚让。公元25年六月已未日,刘秀在浩(今河北柏乡县)称帝。国号仍为汉,年号为“建武”。 

三、坐胜赤眉 力平割据 

  刘秀即位后,却未定国都,定都何地呢?当时人们心目中的重心当然是长安,但长安不可能在短期内夺到手,刘秀在河内郡徘徊一月有余,最后确定了洛阳。他首先派兵占据了五社津(在今河南巩县北)等要塞,以防荥阳以东的割据势力前来争夺,然后下令包围洛阳。当初刘玄去长安时留李轶、朱鲔守洛阳,这两个人都曾劝刘玄杀掉刘演,是刘秀的仇人。李轶愿归降,刘秀说,他为人诡诈,反复无常,把李轶的信交给太守、郡尉一级官吏传阅,说对这种人要引起警惕。消息很快被朱鲔知道了,他觉得李轶的行为无疑是要出卖他,于是就派人刺杀了李轶。朱鲔刺杀李轶,引起洛阳军中的混乱。刘秀一箭双雕,既分化瓦解了敌军,又借刀除掉了仇人。当洛阳被包围以后,刘秀派廷尉岑彭劝朱鲔投降,岑彭原是朱鲔的部下。朱鲔在城上回答说:“我知道自己的罪过太深,不敢投降。”刘秀说:“干大事的人不计较小的怨恨。朱鲔要是现在投降,可以保住官爵,怎么会杀他的头昵?我对着面前的黄河发誓,绝不食言!”岑彭又去转达刘秀的话,朱鲔不相信,从城上放下一条绳索,对岑彭说:  “你的话当真,就顺着绳索上来,”岑彭抓过绳子就上去了。朱鲔见无欺诈,就答应了投降。朱鲔把自己捆起来,要岑彭陪他去向刘秀请罪,刘秀亲手给他解了绳子,要岑彭连夜把他送回洛阳。第二天一早,洛阳的守军就大开城门,全部投降了刘秀。刘秀任命朱鲔为平狄将军,并封他为扶沟侯。 

  刘秀严禁军队进城后暴横抢掠,将军萧广违犯军纪,纵兵横暴,处了死刑,洛阳很快安定下来。刘秀成事,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利用了赤眉起义军,刘秀即位后,二者从合作者变成敌人。赤眉军毕竟是一帮流寇,没有战略眼光,因而抢了一城、吃了一地,即放弃再迁往别的地方。在流动过程中一路受到追击阻截,损失惨重。建武三年(27)正月,赤眉军行至宜阳,业已疲惫不堪,突然发现刘秀亲率大军早己等在那里,一时不知所措,投降了刘秀,把在长安得到的传国玉玺也交给了刘秀。这时的赤眉军尚有十余万人,兵甲器械堆放在宜阳城西,高与山齐。刘秀下令给饥饿的投降士兵发放食物,第二天又把他们集合起来,排列在洛水岸边,让其首领观看,并对樊崇等人说:“是不是对投降后悔呀?现在放你们各回军营,指挥你们的军队,和我决个胜负。我不想强迫你们投降。”徐宣等人叩头说:“我们出了长安,君臣就商量归降听命,只是老百姓愚昧无知,不能事先告诉他们。现在能够投降,就像走出虎口,回到慈母的怀抱,诚心诚意地欢喜,一点也不后悔。”刘秀不无快意又不无蔑视地说:“你算是钝刀中的快刀、庸人中的能人了。”刘秀把樊崇等赤眉军将领及其妻子安排在洛阳居住,给了他们田宅。赤眉军所拥立的小皇帝刘盆子是皇族中的人,刘秀让他在叔父刘良的赵王府中当了个郎中(管理车马门户并内充侍卫的小官)。 

  赤眉军平定了,刘秀仍然面临着一个群雄割据、山头林立的局面:农民起义此伏彼起,而且经过两百多年的繁衍,刘邦的后代布满天下,在新莽乱世、“天下咸思汉德”的潮流中,凡是有些实力的,哪个不想继承他们祖宗的“人业”?因此力图争夺皇帝宝座或打算割据方称王称霸的,大有人在。刘秀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基本除掉了这些对手,取得了当时所谓“天下”的大致统一。 

四、好儒任文 以柔治国 

  在总结前朝失政的基础上,刘秀确立了一套新的治国方略,其核心是好儒仟文、以柔治国。 

  刘秀自己就是一个爱好儒学的人。朝廷议事结束以后,他经常与文武大臣一起讲论儒学经典里的道理,直到半夜才睡觉。太子刘庄劝他重视健康、保养精神,他说:“我喜欢这样,不觉得疲劳。”刘秀有时亲自主持和裁决当时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的争论。自从平息隗嚣、公孙述以后,除非紧急时刻,刘秀从不讲军旅问题。皇太子曾向他问起有关攻战的事,他说:“这个问题不是你所涉及的。”有一次,有人上书建议趁匈奴内部分裂而又遭到严重灾荒的机会,用几年的时间一举消灭匈奴,他坚决地否定了这个建议。 

  刘秀如此倡导儒学,不言兵事,为的是筹划着改造他的官吏队伍,以适应由取天下向守天下转变的这一根本需要。随着战火的平息和儒学的活跃,刘秀逐渐改变了官吏队伍的素质和结构,用文吏职代功臣,功臣们交出手中的权力,离开官位,各自回到家中养尊处优。 

  刘秀少时生性温柔,缺少凌厉之气,即帝位以后,仍是如此。有一次刘秀回到家乡,同族的婶子人娘们见了他这个当上皇帝的侄子,接受着他的赏赐,喝着他设下的酒,异常喜悦。她们叫着他的名字相互议论说,他小时候谨慎诚实,对人厚道,不计较小事,什么都好,只是太随和了些。刘秀听了哈哈人笑,说:“吾治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刘秀并非说笑,他的确是耍以“柔”作为治国之道。 

  刘秀的“柔道”,首先表现在征伐占领之后。刘秀注重安抚,不事屠戮,凡是投降的,只把他们的的首领送到京城来;对小民百姓,遣散回家,计他们种地,拆掉他们的营垒,不让他们重新聚集。他主张征伐战争不一定攻地屠城,要点是安定秩序,召集流散的人口。 

  刘秀柔道的第二个内容是,颁布了一些有利于奴婢的政令。建武十一年下诏书宣布: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敢于用火烧烫奴婢的,按法律论罪;对被烧被烫的奴婢,恢复其平民身份;废除奴婢射伤人判死刑的法律。建武二年诏书宣布:被卖的妻、子愿回到父母身边去的,听其自便;敢拘留者,按法律论罪。建武十二年、十三年、十四年一再下诏宣布:自建武八年以来被迫当了奴婢的,一律恢复平民身份,自卖的,不再交还赎金;敢拘留者,按《略人法》(针对当时青州、徐州一带豪强势力抢逼弱民为自己当奴婢的法律)从事。 

  刘秀柔道的第三个内容是,减刑轻税,并官省职。建武七年,下令京都地区及各郡、国释放囚犯,除犯死罪的一律不再追究,现有徒刑犯一律免罪恢复平民身份;应判两年徒刑而在逃的罪犯,由地方吏发布文告公布姓名,免治其罪,使其放心回家。建武六年诏书宣布:因军队屯田,储粮状况好转,停止征收十分之一的田税制度,恢复汉景帝二年(前155年)实行的征收三十分之一的田税制度。 

  汉朝的官府及吏员设置在汉武帝时曾大为膨胀,庞大的官僚机构是造成汉武帝及以后时期民用匮乏的重要原因。刘秀即位后大量合并官府,减少吏员。在这个问题上,刘秀也表现得很有气魄,仅建武六年对县及相当于县的封国进行调整,就“并省四百余县,吏职减损,十置其一”。这些措施使费用大为节省,大大减轻了人民的负担。 


五、效法明君 律己责人 

  刘秀作为明君,从不恣意放纵、豪华奢侈。他不喜饮酒,不喜听音乐,手不持珠玉。他曾令太官(掌管膳食的官职)不要接受郡、国奉献的珍馐美味。远方异国进贡的名马宝剑,刘秀总是赐给骑士。汉朝自武帝以后,后宫掖庭人数达到3000之多,除皇后以外,有爵秩品级的就分婕妤、容华、充衣等14个等级。刘秀即位后,只有皇后、贵人有爵秩,贵人的待遇只有谷数十斛,此外有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均无爵秩和规定的待遇。刘秀在世时要预建陵墓,名日寿陵,特意叮嘱地面不要太大,不要起高坟,低洼处只要做到不积水就可以了,而且将来要像汉文帝那样,不随葬金宝珠玉。 

  刘秀常常显示出一种恢廓大度、平易谦和的气貌。焚烧王郎文书以安人心、宽宥朱鲔以降洛阳、表示诚收以服铜马,都是常被称道的事例。建武四年,割据陇右的隗嚣正徘徊于公孙述和刘秀之间,到底归服哪方,犹豫未决,就派他的将军马援先后去成都和洛阳观察形势。马援自幼就被人们认为有大才,在西州很有名气,很受隗嚣敬重,他被刘秀接见他时的气度深深打动了。刘秀接见马援这样一个关系重大的使者,没有升堂坐殿,只是便衣便服,连帽子都没有带,独自一人坐在洛阳宫宣德殿的廊庑下面,让一个宦官引导着马援去见他。他微笑着,开头就说:“贵客徘徊在两个皇帝之间,经多见广,今天见到贵客,深感惭愧”这一平易谦和的姿态,使马援感到了一种明君的魅力,他叩头说:“当今的局势,不仅是君主在选择臣下,臣下也在选择君”接着就说起公孙述接见他时戒备森严的情况,并说:“我现在从远方来,陛下接见我连卫士都没有,就不提防我是敌国刺客吗?”刘秀又笑着说:“你不会是刺客,只是个说客罢了。”这次会见,使马援觉得刘秀的恢廓大度与汉高祖刘邦十分相似,是真正的帝王之才。后来马援劝隗嚣归服刘秀,隗嚣不听,他就脱身自己归服了。 

  刘秀对于臣下的歌功颂德阿谀奉承,常能持一种清醒的、有时是厌恶的态度,而表扬一些刚正不阿的官吏。有一次,刘秀外出打猎深夜方归,要从洛阳城的东北门进城,掌管这个门的郅恽拒不开门。刘秀让人点起火把,并派人告诉说皇帝回来了。郅恽说:“火光闪烁,又远远的,看不清楚。”仍是不开。刘秀没法,只好转到东城门进了城。第二天,郅恽上书刘秀,说他游猎山林,深夜方归,将带领出一种不良风气,危害国家。刘秀赏了郅恽100匹布,把掌管东门的人贬为登封县尉。 

  但是,刘秀毕竟是皇帝,不能容忍有伤尊严的事。大司徒韩歆为人直率,说起话来无所隐讳,建武十五年,刘秀找出已被他打垮了的隗嚣、公孙述之问的来往书信,在朝会的时候读给群臣听。心直口快的韩歆觉得这些书信写得很有才华,就说:“亡国之君皆有才,桀、纣亦有才。”在刘秀听来,这话有讥笑他不如隗嚣、公孙述有才华的意味,于是大为恼怒。恰巧在这次朝会上,韩歆又列举大量事实证明要发生饥荒和动乱,言辞激烈,说起话来指天划地。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的刘秀,当即就罢了韩歆的官,要他回家当老百姓去。韩歆回家后,刘秀仍是怒气未消,又专门派人带着他的诏书去谴责他。大司徒为三公之一,相当于宰相,是朝廷最高官职,罢官之后皇帝特诏谴责,这意味着要治死罪。司隶校尉鲍永,一向是个以直言敢谏出名的官吏,认为韩歆是说真话,为此罢官,已经不公,坚持不要再治罪。结果鲍永被贬为东海国相,韩歆及其子韩婴被迫自杀。韩歆曾随刘秀征战,有军功,这件事引起朝臣的普遍不满,刘秀只好仍按大司徒的规格给他举行了葬礼。 

六、三后轩轻 太子易人 

  同所有的皇帝一样,刘秀当皇帝后,同族、亲戚都要大沾其光。同族中随同起兵的族父、族兄们,非封王即封侯。叔父刘良封赵王,大姐刘黄封湖阳长公主,三妹伯姬封宁平长公主,刘秀被刘玄杀了的大哥刘演追谥为齐武王,刘演的两个儿子,一封齐王,一封鲁王,在小长安战役中死去的二哥刘仲,被追封为鲁哀王,二姐刘元被追封为新野长公主。刘秀的母亲樊娴都老太太是湖阳县人,卒于起兵前夕,湖阳樊氏一家封了五个侯;刘秀的外祖父樊重,刘秀是否见过,史无明载,追爵谥为寿张敬侯,在湖阳专为立庙。总之,春陵的刘氏家族及亲戚们一切都加官晋爵,风光无限。 
  刘秀生了11个儿子,有4个是皇后郭氏所生,美人许氏生了1个,皇后阴氏生了5个。刘秀于建武二年立郭氏为皇后,立郭氏子刘疆为太子、阴氏为贵人。建武十七年,废郭氏,立阴氏为皇后,十九年废郭氏子刘疆,立阴氏子刘庄为太子。 

  阴氏,就是南阳新野的阴丽华,是刘秀多年梦寐以求的美人。更始元年六月,刘秀经昆阳之战成了人英雄,与阴丽华成了婚。这年刘秀29岁,阴丽华19岁。九月,刘秀要去洛阳任司隶校尉,暂把阴氏送回新野。十月,刘秀又被派往河北。次年春,大约二三月间,刘秀又在真定娶郭氏。郭氏,名圣通,真定国槁县(今石家庄市东南)人,是当地大富豪。当时的刘秀既需要贵族势力的支持,又需要富豪的钱粮援助,故娶郭圣通为妻。第二年(建武元年,25)十月,刘秀住进了洛阳宫以后,就派人把阴氏接到洛阳,次年二月策立郭氏为皇后,阴氏为贵人。 

  刘秀和阴氏在一起的时候最多,有时出征也带着她,汉明帝刘庄就是建武四年阴氏随刘秀出征彭宠到达元氏时生下的。刘秀最喜爱刘庄,经常带在身边,这不免引起郭氏的嫉妒和担心。刘秀就指责郭氏“怀执怨怼,数违教令”,像鹰隼一般凶狠地骂她。刘秀的统治完全巩固了以后,建武十七年(41)十月,终于把郭氏废掉,换上了他最喜爱的人。郭氏的被废给太子刘疆带来了巨大压力,他惶恐不安,一再要求辞掉太子、与别的弟兄平等,还经常托朝臣和弟兄们向父亲转达心愿。起初刘秀不许,拖了一年多,建武十九年(43)六月,才把他与已被封为东海王的刘庄换了位置。刘秀对刘疆有所歉意,加大了他的封土,给了他不少超出诸王的待遇。 

  刘秀对贵戚的过分行为有所约束,一般能够理智对待。司隶校尉鲍永、都事从官鲍恢抗直不避豪强,敢于弹劾贵戚的恣纵行为,曾弹劾刘秀叔父赵王刘良仗势呵斥京官为“大不敬”,刘秀借此告诫贵戚们应当约束自己,“以避二鲍”。刘良临死时,刘秀去看他,问他有什么要说的话。刘良说他没有别的话了,只有一件事,他的朋友怀县李子春犯了罪,县令赵熹要判他死刑,希望能保住他的命。刘秀说:“官吏执行法律,我不能徇情枉法。另说别的愿望吧。”刘秀大姐湖阳公主的奴仆大白天行凶杀人,躲在公主家中,官吏不敢捉捕。洛阳县令董宣听说公主要出夏门(洛阳城北面最西头的门),以杀人的那个奴仆驾车,就在夏门外万寿亭截住车子,把公主数落一通,当面杀了那个奴仆。公主立即回宫告到刘秀那里,刘秀大怒,把董宣召来,要当面打死。董宣说:“请求皇上允许我说一句话再死。”刘秀说:“你想说什么?”董宣说:“靠着陛下的圣明大德,汉朝才得到中兴。现在放纵奴仆杀人,将怎么治理天下?我不用打,还是自己死吧。”说着就把头撞到柱上,顿时血流满面。刘秀赶紧要小太监抱住,要他给公主叩个头,让公主消消气。董宣坚决不叩,刘秀就要人按着脖子强叩,董宣就两手撑地,最终也没有叩。湖阳公主不满地说:“文叔当平民百姓时,经常藏匿逃犯,官吏不敢上门追捕。如今当了天子就不能在一个县令身上施加一点威严?”刘秀笑着说:“这就是天子与平民百姓不同啊。”刘秀事后奖励了董宣,给他加了一个“强项令”(意为刚强不肯低头的县令)的美名,后来刘秀一直记住这个县官。董宣当了五年洛阳令,74岁时死在任所。刘秀派专人临视,见他家中一贫如洗,只有一块布盖着尸体,妻子和儿子对哭,刘秀伤情地说:“董宣廉洁,他死了我才知道!” 

  建武中元二年(57年)二月戊戌日,刘秀在洛阳南宫前殿去世临终遗诏说:“我无益百姓。丧葬,一切都要像孝文皇帝那样,务从约省。刺史、俸禄二千石的官吏,都不要离开城郭,也不要派官吏来吊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