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499
 
中国历代帝王
西汉
西汉
 汉高祖(刘 邦)
 汉惠帝(刘 盈)
 汉文帝(刘 恒)
 汉景帝(刘 启)
 汉武帝(刘 彻)
 汉昭帝(刘弗陵)
 昌邑王(刘 贺)
 汉宣帝(刘 询)
 汉元帝(刘 奭)
 汉成帝(刘 骜)
 汉哀帝(刘 欣)
 汉平帝(刘 衍)
 孺 子(刘 婴)
 更始帝(刘 玄)
 建世帝(刘盆子)
共[15]个帝王
首页| 下页 | 尾页
返回栏目页


中国帝王列传
更始帝(刘 玄) 观看人次:6722 次
  更始帝,名刘玄(公元?-25年),字圣公。西汉皇族。王莽被推翻后被绿林军推为更始帝。在位3年。后兵败投降赤眉军,被赤眉军勒杀。葬于霸陵。

  刘玄,字圣公,春陵(今湖北枣阳县南)人,刘邦的后裔。父亲刘子张,娶平林何氏的女儿为妻。后被西汉末年的农民起义军各部拥立为帝,史称“更始皇帝”。

一、绿林拥戴  由王而帝

  刘玄被拥立为帝,充满了偶然性,而且拥立他做皇帝的,正是要推翻一个王朝的起义军。

  天凤四年(17年),鄂西一带民众因饥荒而起义,拥王匡、王凤为首领,聚集在绿林山(今湖北大洪山),号“绿林军”。转战数载以后,绿林军分散各地,分成“下江兵”、“新士兵”、“平林兵”几个部分,其中还有刘玄的堂兄刘演、刘秀在南阳组成的“春陵兵”。

  刘玄也在义军中,原来,刘玄的一个弟弟被仇人所杀,刘玄便纠集一帮朋友,欲替弟弟报仇。一天,他宴会诸友,并邀请当地的治安官赴宴,一个客人说醉话忤怒了治安官,生性懦弱、胆小怕事的刘玄恐遭不测,就跑到平林县城躲避去了。当地官吏见刘玄逃跑了,就把他父亲刘子张抓了起来,关进监狱。刘玄听说老父被抓,便放出风声,说他已病死,还做了一具棺材,让人运回老家安葬。官吏听说刘玄死了,就把刘子张放了出来。诈死的刘玄东藏西躲,四处漂泊。后来他听说平林人陈牧扯起了反旗,便前来投奔。陈牧收留了他,还委他一个官职—一安集椽,是一个安集军队的官。

  不久,刘玄的堂兄弟刘演、刘秀在南阳起兵,组成一支“春陵兵”。他们与新市兵、平林兵、下江兵并肩作战,大败王莽军队。绿林军派系很多,无所统一。为了协调行动,各路义军都主张设置个最高统帅。王莽新朝皇帝的位子是篡夺汉家的,各路义军又都以反新复汉相号召,所以绿林军士决定立一个姓刘的人做皇帝。人选有两个:一个为刘演,一个是刘玄。刘绩生性懔悍,粗犷豪爽,不拘小节,相当一部分主张立刘演。新市兵和平林兵忌惮刘演,主张立刘玄。他们拥立刘玄为“更始皇帝”,造成既成事实,刘演和他的拥护者不得不默认。

  地皇四年(23年),刘玄在清水之滨登坛称帝,朝见群臣。他面对坛下那群赳赳武夫,羞愧流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接着,结结巴巴地宣布建元“更始”,拜王匡为定国上公、王凤为成国上公、朱鲔为大司马、刘绩为大司徒、陈牧为大司空,还设置了九卿、诸将。

二、薄面皇上  豪强臣下

  绿林军各部节节胜利,尤其是昆阳一战,歼灭了王莽军队的主力。刘演、刘秀兄弟威名大震,更始君臣感到刘演兄弟是榻旁之虎,须尽快除掉。于是,更始皇帝在宛城大会诸将,欲借机诛刘演。会上,更始皇帝赞叹刘演的宝剑,叫刘演解下呈给他看看。刘演把剑呈上,但懦弱的更始帝胆怯了,不敢下手。绣衣御史申屠建呈上一块玉块,示意他尽快决断,然更始皇帝终没敢下手。

  会散了,刘演的舅舅樊宏对他说:“当初,鸿门宴上,范增举块以示项羽,要他下决心杀高祖。今天,申屠建献玉块,用心不良吧?”刘演一笑置之。

  刘演手下有个大将,叫刘稷,勇冠三军。他将兵在外,听说更始皇帝想谋杀刘演,破口大骂。他的话很快传到更始君臣的耳朵里,为了安抚刘稷,更始拜他为抗威将军,刘稷不肯受。更始帝便令诸将陈兵数干人,逮捕刘稷,要杀掉他。刘演为刘稷说情,在朱鲔等人的一再劝说下,更始帝把刘演也抓了起来,与刘稷一同杀了。

  当时,刘秀领兵在外作战,听说兄长被杀,满怀悲痛,但却装作像罪犯一样驰奔宛城谢罪。刘演的官属来迎接刘秀,刘秀不说别的,只引咎责己。他不敢为兄长发丧,还装出一副笑容自若的样子。更始帝见此情景很是惭愧,便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

  更始帝剪除了心腹之患以后,便下令兵分两路:定国上公王匡将兵北上,进攻洛阳;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直率兵西进,直击武关。西路军进展神速,势如破竹,逼进武关。这时,武关已落于关中起义军邓晔、王匡手中,他们开关迎入西路军,合兵进攻长安。长安市民朱弟、张鱼也起兵,进攻皇宫。王莽出逃渐台,义军随后追击。商人杜吴杀王莽,取其绶带,有个叫公宾就的校尉割下王莽的脑袋。不久,北路军攻克洛阳,活捉王莽的太师王匡和国将哀章。更始帝遂移都洛阳,他的部将们裹着帻,穿着女人的衣服,大掖衣上又加上一件马夹,趾高气扬地开进了洛阳。那些新朝的官吏见了这幅打扮,都暗自窃笑,有的人认为这是“服妖”,将有灾变,吓得跑到边郡躲避去了。

  移都洛阳后,更始帝遣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渡河北,镇慰州郡。这时,占据长安的西路军首领申屠建、李松,自长安送来皇帝的车马和服装,请更始帝移都长安。更始二年(24)二月,更始帝自洛阳迁都长安。更始帝入居长乐宫,升前殿朝见诸将,羞赧不堪,不敢正视诸将,把头垂得低低的,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在长安,更始帝刘玄分封刘氏宗室刘祉等6人为王,接着,又封王匡等14名将领为王。惟有朱鲔不肯接受胶东王的封号,更始帝便任命他为左大司马,派他和李铁、李通、王常等镇抚关东。又拜李松为丞相,赵萌为右大司马,共秉内政。

  始帝纳赵萌之女为夫人,很是宠爱,遂委政于赵萌。赵萌弄权,威福自断,有个郎官弹劾赵萌专权跋扈,更始帝拔剑斩了这个郎官。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奏劾赵萌了。有个侍中忤怒赵萌,赵萌喝令推出去斩了。更始帝为侍中说情,请留他一条性命,赵萌不予理睬,堂堂的天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要救的人被拉出去杀了,竞束手无策。

  不仅赵萌这样,其他人也是如此。李铁、朱鲔擅命东关,王匡、张印专断三辅。而他们任用的官吏,大多是出身微贱的起义j者。官僚地主编了一首歌谣来嘲讽这些新贵:“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军师将军李淑上书,说公卿大臣都是戎武出身,尚书等官员都是庸伍出身,做个亭长,抓个盗贼或许能行,怎么能让他们治理国家呢?他建议罢黜小人,起用英俊。更始帝听罢,龙颜大怒,把李淑关进了监狱。

三、赤眉打击  由帝而亡

  更始帝刘玄在朝堂上见了大臣脸红口讷,在后宫里和嫔妃们却如鱼得水有声有色的。他终日在后庭与诸嫔妃饮酒作乐,不问政事。群臣有事向他奏报,他总是醉如烂泥,有时,就叫侍中坐在帷帐内接见群臣。群臣听出不是更始帝的声音,非常生气,说:“成败还未可知,就这样放纵!”更始帝宠爱的韩夫人,嗜酒好饮,常与更始帝对饮,见到有大臣来报政事,她就骂道:“皇上刚刚坐下来与我饮酒,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时来奏报。”起身击坏了方案。

  更始帝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朝臣的不满,也为外人所趁。趁火打劫的不是别人,正是另一支农民起义军“赤眉军”。早先,刘玄曾派人招降该军首领樊崇,封他及以下20余人为列侯。但樊崇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攻城掠地,队伍发展到30多万人。他们把军队分为30营,一营一万人。进至华阴(今陕西华阴),赤眉军拥立汉宗室后裔、15岁的牧童刘盆子为帝,建元“建世”,以徐宣为丞相、樊崇为御史大夫、逢安为左大司马、谢禄为右大司马。

  就在赤眉军逼进长安时,更始政权发生了内讧。赤眉军乘更始政权内讧之机,推进到高陵(今陕西高陵),进攻长安,更始皇帝闻讯单骑出逃。一群妃妾在后面连呼带喊:“陛下,当下马谢城!”更帝下马拜谢,复上马逃窜。

  右辅都尉派兵保卫更始帝,实际上是把他软禁起来。赤眉宣布:“刘圣公如投降,封他长沙王。过了20天,不再受降。”更始帝连忙派刘盆子的哥哥刘恭向赤眉军表示愿意投降。赤眉派大将谢禄受降,更始帝肉袒诣长乐宫,奉上玺绶。刘盆子下令把更始帝推出去斩首,刘恭、谢禄为他说情,刘盆子不允。刘恭喊道:“臣力救不得,请先死!”拔剑欲自刎。樊崇夺下他的宝剑,赦免了更始帝,并封他为长沙王,居住在谢禄的军营中。与此同时,刘玄又被已经称帝的刘秀遥封为淮阳王。

  赤眉劫掠三辅,百姓思念更始帝。张印对谢禄说:“有很多人想救出长沙王,另立旗帜。一旦把他救出去,纠兵反攻,对我们十分不利。”于是,谢禄派他的卫士和长沙王一起去郊外牧马,暗令卫士缢死他。刘恭闻讯,乘夜收敛其尸体。后来,邓禹攻入长安,奉刘秀诏令把刘玄葬在汉文帝的陵墓霸陵的陵园内。

  刘玄有三个儿子:求、歆、鲤。建武二年(26),刘求兄弟陪同母亲去了洛阳,刘秀封刘求为襄邑侯、刘歆为谷孰侯、刘鲤为寿光侯。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