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660
 
中国历代帝王
南北朝
北朝-北周
 孝闵帝(宇文觉)
 明 帝(宇文毓)
 武 帝(宇文邕)
 宣 帝(宇文赟)
 静 帝(宇文阐)
共[5]个帝王
首页| 下页 | 尾页
返回栏目页


中国帝王列传
宣 帝(宇文赟) 观看人次:5190 次
  北周宣帝,名宇文赟(公元559-580年),字乾伯。北周武帝长子。武帝病死后继位。在位1年,禅位于太子,后病死,终年22岁,葬于定陵(今地不可考)。
  宇文赟为北周武帝宇文邕之子,刚满两周岁即承袭鲁国公爵位。建德元年(572年),宇文邕杀了宇文护亲自执政后,14岁的宇文赟又以长子身份被立为太子。

一、浪荡公子 屡教不改

  悠闲舒适的宫廷生活,使宇文赟渐渐养成了喜欢受人奉承的毛病,整天与一帮专事阿谀的小人混在一起。负责管教太子的官员左宫正宇文孝伯见太子不成器,不得不向武帝宇文邕报告。武帝严肃地说:“你家世代耿直,尽心尽忠。从你刚才所言看来,真有乃父家风。”宇文孝伯笑着说:“并非难于直言,难在使他接受啊!”武帝不无感慨地说:“为了教正太子,怎么会怪罪于你呢!”随后,武帝便又任命尉迟运为右宫正,让他们二人共同负责管教太子。

  武帝为了让太予建立功业,树立威望,于建德五年(576)二月命他巡抚西部边境,讨伐吐谷浑,并特地派了名将王轨和宫正宇文孝伯从行。谁知这次出征,太子非但寸功未立,反而与宫尹郑译、王端等佞幸小人在军中胡作非为,声名狼藉。八月,大军返回长安,王轨等立即一五一十向武帝作了汇报。武帝听后,按捺不住心头怒火,便下令将太子和郑译等痛打一顿,然后把郑译等人开除的开除、责罚的责罚,以示惩戒。不料太子的胆子越来越大,背着武帝又把郑译等人召回东宫鬼混,一如当初。郑译善于拍马,还讨好地说:“殿下何时能当皇上?”宇文赟听了这话,甭说有多高兴,自然和郑译更加热乎。

  周武帝望子成龙,对太子管教不能说不严,每次朝见,都要求他和一般大臣一样,无论隆冬盛夏,不得偷闲休息。见他嗜酒,特地禁止宦官给东宫送酒。有了过失,也常常揍他。后来见他越来越不像话,还直截了当地警告他:“自古以来太子被废的有多少?别的儿子难道不可以立吗!”并且下令东宫官吏将太子的言论行动一一记录下来,每月向他报告。这一手倒起了点作用,宇文赟开始有点害怕起来,于是竭力伪装掩饰,做出一副知错改悔的样子,把东宫官吏们哄骗得个个信以为真,连武帝也不再能听到他做的坏事了。

  宣政元年(578)五月,武帝亲自率大军讨伐突厥,二十七日走到云阳(今陕西泾阳),突然得病,过了二天,仍不见好转,只得下令停止进军,让驿马把宇文孝伯召到云阳别宫,武帝拉着宇文孝伯的手深沉地说:“我自知不会好了,后事就托付给你。”当夜,任宇文孝伯为司卫上大夫,总领宿卫兵,又命他乘驿马急速驰回京城长安镇守,以备不测。六月初一,武帝病重,回到长安,当夜去世。宇文赞盼望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是为宣帝。次年,改元大成。

二、倒行逆施 为所欲为

  即位伊始,宇文赟这个暴君便真相毕露。武帝的尸骨还没有殡葬,他便摸着身上被武帝打过的伤痕,恨恨地骂道:“早该死了!”又将武帝的宫人不问年龄大小,长得美丑,全部接收去供他发泄兽欲。他的亲信郑译也一步登天,由吏部下大夫越级提拔为开府仪同大将军、内史中大夫,宣帝把朝政完全交给这个奸佞小人去处理。六月二十三日将武帝安葬之后,宣帝便开始清除异己,残害忠良。

  即位以来,宣帝宇文赟带头败坏法制,以刑法太重为名废除了武帝时制订的《刑书要制》,又多次实行赦免,不问罪恶轻重,将刑事犯统统释放。结果,犯罪分子立刻猖獗起来,社会治安大大恶化。加上对他倒行逆施进行劝谏和批评的人越来越多,也使他十分头疼。于是,为了显示威风,吓服臣民,又另行制订了《刑经圣制》,比之被他废除的《刑书要制》更加苛刻。还经常秘密派亲信去监视群臣行动,稍有过失,便或打或杀,严加惩罚。

    二月二十日,宣帝忽然心血来潮,宣布传位于太子宇文阐,改元大象,自称天元皇帝。

三、荒唐透顸 淫逸亡命

  宣帝做了太上皇以后,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他自比天帝,他的住处称为“天台”,对臣下自称为天,改“制”为“天制”,“敕”为“天敕”,大臣要去天台朝见,必须吃斋三天,净身一天。大臣都不许和他穿戴相同的衣服冠带,严禁别人使用“天”、“高”、“上”、“大’’之类称呼,凡有以此类字为名者,一律改掉,姓高者改为姓姜,高祖改称长祖。又下令除宫人以外,天下妇女都不得涂脂抹粉。他每次召见大臣,不是要兴建新的厅台馆阁,便足想来点新花样,盘剥愚弄老百姓,从来不谈政事。他常常带着仪仗卫队,早出夜归,毫无节制地游戏取乐,搞得陪侍的官吏都疲于奔命,苦不堪言。稍有不如意,便要打人,公卿百官很少有没被鞭笞过的。每次打人,都要打120棍才算了事,美其名日“天杖”,后来更加了一倍,要打240棍。连他所宠幸的皇后、妃嫔和宫女,也不免杖背。

  在洛阳一直折腾到三月底,春暖花开,宣帝才返回长安。到了十二月,他忽然又要去洛阳散心。他亲自驾驭御马,冒着刺骨的寒风,日行三百里,让四个皇后及文武百官侍卫随从几百人也都骑马跟着。到洛阳不几天,便又驰回长安。一路上,许多体质差些的人马.都被累得倒在地上,他却觉得非常有趣。

  宣帝的胡作非为,搞得内外恐惧,人人自危。他自己却并不以为满足。大象二年(580)二月,宣帝的本家叔父西阳公宇文温的夫人尉迟繁炽进宫朝见,宣帝见她长得如花似月,娇艳无比,立刻动了歹心,用酒将她灌醉后强行奸污。一个月后,宣帝又杀了宁文温,将尉迟氏纳入后宫,当了第五个皇后。宣帝常常让五个皇后各坐一辆车,在车上挂着许多倒悬的活鸡和散瓦片,他自己率领左右侍卫步行跟在后面,车子一走动,碎瓦碰击声和鸡的扑腾号叫声此起彼伏,乱成一团,宣帝见了便乐不可支。

  在五个皇后中,隋公杨坚的长女杨皇后丽华性情温和,人际关系最好,深受其他皇后、嫔妃和宫女们的尊敬和爱慕。可是宣帝却偏不喜欢她,经常要给她点颜色看。杨皇后虽然温和,却认死理,觉得自己没有过失,她便心安理得,并不卑躬屈膝,宣帝那里容得她如此,便逼着要她自杀。消息传到杨皇后母亲独孤氏那里,赶忙进宫,叩头流血,苦苦哀求,才算免于一死。宣帝余怒未息,仍忿忿地对杨皇后说:“早晚要族灭你家!”

  隋公杨坚屡建功勋,位望隆重,早已受到宣帝猜忌。杨坚也有所觉察。正好宣帝亲信郑译和杨坚是同学,见杨坚相貌不凡,德高望重,天下归心,前途不可限量,便拼命巴结他。到了五月,宣帝果然召见杨坚,事先吩咐左右:“他要是神色慌张,即刻杀掉。”不料杨坚神色白若,丝毫没有破绽,加上郑译从旁帮忙,宣帝才消除了怀疑,没有动手。

  十九日,宣帝深更半夜兴师动众,去了天兴宫。不想他那纵欲过度的身体,已经极其虚弱,不堪折腾。略感风寒,便是一场大病。第二天就生起病来,赶紧打道回宫。他自知性命难保,派人把亲信刘防、颜之仪召到卧室,打算嘱咐后事。待二人赶到,这个暴君已经奄奄一息,不能说话,当天便呜呼哀哉了。终年22岁,葬于定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