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173
 
 欢迎你的到来

中国历史事件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黄巾起义 观看人数:5404 次

  黄巾起义,爆发于东汉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因起义军头戴黄巾为标帜,史称黄巾起义。它是东汉末年农民与地主之间阶级矛盾不断激化的结果,是一次经长期酝酿的、有组织、有准备的大规模农民起义。这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虽然在东汉王朝及各地豪强地主武装的联合镇压下遭到了失败,但却给了腐朽的东汉王朝以沉重的打击,使东汉王朝名存实亡。同时,它也不同程度地打击了豪强地主势力,为改变东汉后期土地兼并等状况,提供了可能的条件。

  东汉后期,宦官与外戚两大集团交替专政,政治腐败,土地兼并加剧,赋税日趋沉重,社会动荡不安,民众流离失所,阶级矛盾高度激化,小规模的农民战争此落彼起,连绵不断。“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波澜壮阔的农民大起义就在这种背景下逐渐酝酿成熟了。时势造英雄,冀州巨鹿(今河北平乡西南)人张角,目睹广大民众在东汉王朝暴政统治下的悲惨境况,决心通过起义的途径,来改变这一局面,从而成为这场伟大农民起义当之无愧的领袖人物。

  张角自称“大贤良师”,创立了太平道,以画符诵咒行医治病,向贫苦的农民宣传“人无贵贱,皆天之所生”的平等思想,提出要建立一个财产公有的“太平”世界,鼓动民众起来反抗暴政统治。在宣传发动群众的同时,张角还利用宗教从事起义的组织准备工作,派遣骨干信徒到各地聚集力量。经过十余年的秘密宣传和组织,张角已拥有徒众数十万,遍布于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在此基础上,张角又将信徒按地域组织分为36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各设“渠帅”,统一节制,为起义做好了必要的组织准备。

  为了实现起义计划,张角派遣大方首领马元义往来于洛阳和各州之间,准备调集荆、扬两州的道徒数万人潜赴邺城,并积极联络洛阳皇宫中的宦官信徒充当内应,确定“甲子”年(公元184年)三月五日在洛阳和各州同时起义。张角根据斗争的需要,用谶语的形式提出了“苍天(指东汉王朝)已死,黄天(黄太一神,即指太平道)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战斗口号。他还特别派人在京师洛阳的寺庙,以及各州郡官府的门上,用白土写上“甲子”两个大字,作为起义的信号和打击的目标。

  可是正当起义即将发动的关键时刻,太平道内部却出了的叛徒,济南人唐周向朝廷上书告密,东汉王朝闻报后,即行严厉镇压,收捕起义领袖人物。这一突然变故打乱了起义部署,张角为了扭转被动不利局面,当机立断,决定提前举行起义,星夜派人通告各方同时行动,并规定起义军以黄巾缠头为标志。历史上著名的“黄巾起义”正式爆发了。

  黄巾起义爆发后,声势十分浩大,史称“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张角自称“天公将军”,他的弟弟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他们分别指挥着农民起义军。这支队伍很快发展到几十万人。黄巾军斗争矛头直指东汉王朝和地主阶级。他们所到之处,焚烧官府,捕杀官吏,夺回被地主豪强霸占的土地,释放被囚的群众,开仓赈济饥民。在这支起义队伍中,也有不少劳动妇女参加,她们和男子一样杀上战场,给东汉官军以沉重的打击。农民军的革命风暴席卷长江南北和黄河两岸。在黄巾起义胜利的鼓舞下,各地少数民族也纷纷起来,进行反对封建统治的斗争,给东汉王朝的统治秩序以沉重的打击。

  黄巾起义军在对敌战争中,逐渐形成了三支主力部队:一支是张角亲自领导的队伍,活跃在河北一带;一支是由张曼成领导的,战斗在南阳地区;另一支则由波才领导的,像一把尖刀直插东汉王朝的心脏颍川附近。他们互相配合,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东汉王朝的首都洛阳。这时,汉灵帝慌了手脚,惊呼:“万人一心,其害甚矣!”他急忙召集群臣商量对策,拼凑了几十万人的队伍,派皇甫嵩、朱儁、董卓率领,向起义军猛扑过来。各地方的大小官僚和地主,为维护自己的利益,也联合向农民军施加压力,其中著名的有袁绍、袁术、公孙瓒、曹操、孙坚、刘备等。

  当时,活动于颍川一带的波才起义军对洛阳构成直接的威胁,所以汉廷委派中中郎将皇甫嵩、右中郎将朱儁统率主力投入这一战场。对于起义中心地区的河北一带,则任北中郎将卢植率北军五校尉和当地郡国兵前往镇压。对于南阳地区的张曼成部义军,则加强防御,暂取守势。这年四月,黄巾起义军和东汉王朝军队的战略决战首先在颍川一带展开。颖川黄巾军波才部击败朱儁的进攻,并乘胜围攻皇甫嵩于长社(今河南长葛东北),形势对义军有利。但遗憾的是,波才军缺乏军事经验,依草结营,戒备不严,结果反被皇甫嵩深夜纵火烧营,实施突袭,造成义军的惨重损失。皇甫嵩会合朱儁、曹操两部汉军,乘机进击,大败波才军,残杀起义将士数万人。破颖川义军后,官军乘胜进攻汝南、陈国义军。不久,波才义军余部在阳翟(今河南禹州市),彭脱义军在西华(今河南西华南),被镇压下去。

  颖川、汝南黄巾军的失败,使东汉朝廷摆脱了京师之危,得以腾出力量来对付其他地区的起义军,东汉朝廷已占据了主动和优势。东汉王朝旋即将皇甫嵩调赴东线,镇压东郡卜已黄巾军;调朱儁开赴南阳,镇压张曼成义军。皇甫嵩进攻很顺手,仓亭一役,就将卜已起义军残暴地镇压下去。

  在南阳,黄巾军张曼成部自三月开始,即以重兵围攻宛城(今河南南阳),遇到南阳太守秦颉的顽固抵抗,双方相持百余日,义军师疲。六月,张曼成战死,义军推举赵弘为统帅,继续斗争,终于攻克宛城,并把部队发展到十余万人。可是就在这时,朱儁率领汉军主力进抵宛城一线,会同荆州、南阳地区的地方武装围攻宛城。从六月到八月,黄巾军经过顽强奋战,多次挫败官军的攻势,守住了宛城。可是黄巾军未能乘胜出击,使得朱儁重新集结力量,继续进攻。不久,赵弘战死,韩忠继为黄巾军统帅,又与汉军相持了一段时间。朱儁见强攻不易奏效,便伪装撤围,暗布伏兵,伺机进击。义军中计出城追击遭到伏击,损失惨重,统帅韩忠投降被杀。黄巾军余部在孙夏带领下退保宛城,但因众寡悬殊,无法固守,于十一月撤出宛城,退向西鄂精山(今河南南召南)。朱儁跟踪追击,孙夏战死,义军牺牲者达万余人,南阳黄巾军斗争到此归于失败。

  河北是黄巾起义的中心地区,张角在巨鹿发动全国起义后,即率军攻克广宗(今河北威县东南),并命张宝北上占领下曲阳(今河北晋县西),与张角、张梁军形成犄角之势。东汉王朝先后派遣卢植、董卓进剿河北义军,却无所进展。八月,皇甫嵩接任官军统帅,率主力扑向河北战场,两军在广宗相持。这时,其他地区的义军已遭失败,战局对黄巾军日益不利。就在这紧要关头,张角又不幸病逝。黄巾军由他的弟弟张宝、张梁率领,继续与汉军作战。数次挫败汉军的进攻,使皇甫嵩“闭营休士,以观其变”。

  可是这时义军又犯了轻敌的错误,松懈了戒备。皇甫嵩瞅准机会,乘黑夜发起突然袭击,起义军仓促应战,惨遭败绩,张梁英勇捐躯,广宗失陷,是役,义军阵亡和投水自尽者达八万余人。而皇甫嵩在进剿广宗张梁部义军得手后,迅速调转兵锋攻打张宝镇守的曲阳。经过激烈交战,起义军战败,张宝牺牲,十余万起义军壮士惨遭屠杀,张角被剖棺戮尸。河北黄巾军主力被镇压了下去。

  官军攻陷下曲阳,标志着张角等人所领导的黄巾起义军主力,在东汉王朝的军队和各地豪强武装的武力镇压下,悲壮地失败了。然而农民起义的火焰并没有就此而熄灭,分散在各地的黄巾余部,仍在坚持斗争,他们前仆后继,百折不挠,给东汉王朝的统治以新的打击。这一斗争前后延续了二十余年之久,给黄巾大起义添上了一个可歌可泣的尾声。

站长发布  2006/9/17
上一篇:士大夫政治抗争的第二次大惨剧---东汉党锢之祸      下一篇:奠定了曹操统一北方的基础---官渡之战
返回历史事件栏目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