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080
 
 欢迎你的到来

中国历史事件

陶澍娶妻真的被骗而李代桃僵吗? 观看人数:261 次

陶澍娶妻真的被骗而李代桃僵吗?

《双冠诰》中著名的一折:三娘教子

台湾著名的历史小说家高阳,著有《印心石》一书,讲的是官至两江总督的陶澍的婚姻故事。

陶澍幼时,他父亲的一位刘姓朋友将女儿许配给他。古代订婚在民间习惯法上非常严肃,如订婚男女到了婚娶年龄还活着,一般不能毁约。可陶澍少年时其父亲身故,家庭中落,他第一次乡试没考中举人,刘家不愿意将其千金小姐嫁给陶家受苦,而恰好同县的富户吴家向刘家的千金小姐求亲。刘家父亲于是搞了个瞒天过海,李代桃僵,将自家小姐的婢女认作义女,嫁给了陶澍,亲生女儿则嫁吴家。谁知道若干年后,陶澍飞黄腾达,代小姐出嫁的丫鬟封一品诰命,而嫁进吴家的刘小姐则家族败落,夫死子亡,孤苦伶仃。

这毕竟是小说家言,历史的的真实果真如此吗?

陶澍于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三十日(1779年元月17日)出生湖南安化县小淹镇的陶家湾。他的父亲陶必铨是当地有名的学者,却参加多次科考落第,一生以教私塾糊口。陶家日子清苦不假,陶必铨受聘外出设馆授徒时,只能带着长子陶澍在身边读书,而把其他儿女留在家里跟着母亲干农活。

考诸陶澍年表,乾隆六十年(1795年),陶澍参加县学考试,得补邑诸生。嘉庆三年(1798年),陶澍与安化县一都河曲溪人黄德芬(小说家将黄姓改成刘姓也可以理解)结婚。当时陶必铨还健在。嘉庆五年(1800年),陶澍随父赴长沙参加湖南乡试,父亲落第而陶澍高中。嘉庆七年(1802年)春,陶澍在京参加壬戌科会试,中进士。知道嘉庆十年,陶澍在翰林编修的任上,陶必铨才病逝。

虽然陶澍结婚时家境已中落,但父亲是当时安化著名的儒生,也可说是地方名流,女方是不敢悔婚的。那么有没有可能让婢女冒充小姐出嫁呢?以常情度之,很难。黄家也只是小康之家,并非庭院深深的公侯之家,两家在同一个县,应当彼此知根知底,让婢女冒充小姐嫁给已经是秀才的陶澍,纸包不住火,一旦露馅,那麻烦很大。古代两家婚配,以小妾所生的女儿冒充正室所生,都为社会舆论所不容,何况是婢女。

那么,这个说法是怎么出来的呢?最权威的来源是清代梁恭辰的《北东源笔录》,梁恭辰的父亲梁章钜和陶澍是同年,亦是道光朝名臣。其文载:

陶文毅公前两江制府安化陶文毅公,与家大人为壬戌同榜进士,同官京师,最相契厚,两家内眷时有来往。

先母郑夫人尝语余曰:“陶家年母右手之背有凸起一疣,问其故,则蹙然曰:‘我出身微贱,少常操作,此手为磨柄所伤耳。’”「先母亦不敢追问其详。后家大人闻于楚南知好云,文毅少极贫,初聘同邑黄氏女。有富翁吴姓者,闻黄女姿色,谋夺为其子继室,以厚利咱黄翁。黄顿萌异志,迫公退婚,公不可,黄女之母亦不愿。而女利吴之富,意已决,又其父主持甚力,遂誓不适穷生。家有养婢愿以身代,女之母许之,文毅亦坦然受之,初不相疑,即今之膺一品夫人诰命者也。后吴姓恃富,又占曾姓田,两相譬斗。吴子被欧死,吴翁亦继卒。族中欺黄女寡弱,侵吞其田产殆尽。时文毅已贵显,以丁外忧归里,始悉其颠末,怜黄女在窘乡,赠之五十金。黄女愧悔欲死,口抱银号泣而不忍用,旋为偷儿窃去,忿而自缢:闻文毅今尚每年周恤其家不倦云。

按此事传闻情节小有岐互,而大致则同。忆文毅与家大人同官吴中时,朱文定公士彦由浙江学政还朝,亦壬戌同年也。舟过苏州,同官演剧,公觞之,文定令演《双冠诰》,文毅至泪承睫不能忍。文定私语家大人曰:“此我失检,忘却云汀家亦有碧莲姊也。”是日,上下观剧者百十人,无不目注文毅者,众口喧传其事,益信。

这则笔记是高阳的小说所本,但此乃孤证,又是作者记载父母的闲谈,未必可信。

《双冠诰》多写成《双官诰》,是明末清初戏曲家陈二白的作品。戏曲故事梗概:

大同府冯麟如因遭仇人陷害,抛妻弃子,去开封府躲避,并以医术糊口。麟如躲避期间,因治愈巡抚于谦疾病,便留在其幕府做事。又适逢土木堡之变,麟如因护驾而与明英宗一起被瓦剌俘虏,滞留在北国的沙漠。麟如有一友人,名万子渊,麟如外出避仇,万子渊假托麟如之名行医,不想,却被冯麟如的仇家刺死。麟如家中,原有一妻一妾。麟如外出避仇后,家中派老仆冯仁寻访,误将被麟如仇家刺死的万子渊灵柩运回了故乡。妻妾以为麟如已死,均改嫁。麟如家有婢女,名唤碧莲,苦守贞节,日夜纺织,教育麟如之妾所生的儿子冯雄成人。老仆冯仁也含辛茹苦协助碧莲,弱婢老仆,教养小主,难以糊口。万般无奈,前去向麟如改嫁的妻妾求助,她们均不愿周济。冯雄发愤求学,后科考高中。此时,麟如从塞外逃归,经夺门之变而重登帝位的明英宗封麟如为兵部尚书,麟如衣锦还乡。父子二人均被朝廷嘉奖,所得官诰俱归碧莲。

站长发布  2018/2/28 20:11:47
上一篇: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      下一篇:乾隆皇帝口渴买西瓜吃,瓜农说了这么一番话, 皇帝事后想灭口
返回历史事件栏目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