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808
 
 欢迎你的到来

中国历史事件

北周鸿门宴:竟让五个王爷赔了饭局丢了命 观看人数:4611 次

北周鸿门宴:竟让五个王爷赔了饭局丢了命

 

■宇文若尘

 

【载于本刊红版2010年第一期】

 

 

    在由魏晋南北朝的分裂走向隋唐大一统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一起“山寨版”的鸿门宴,请客吃饭的一方以国运为筹码,以饭局作赌场,开了一盘前所未有的大赌局……

 

    正当一代雄主北周武帝宇文邕将眼光瞄准塞北江南,雄心勃勃准备花一两年时间实现天下一统之时,突然病殁在北伐突厥的路上。即位的周宣帝不但全无父祖两代的雄才,而且荒淫暴虐,在位不满两年即驾崩,其岳丈杨坚以丞相和外戚的身份攫取内外大权,控制局面,隐隐然有篡位之局。

 

    在此情况下,不甘心任人宰割的五王(宇文泰的五个儿子,分别为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决定铤而走险,邀请杨坚赴宴,准备伺机将其刺杀,夺回属于宇文家的江山。

 

    这,是一场摆明了的鸿门宴

 

    杨坚明知山有虎,却仍然决定赴这场注定要充满刀光剑影,甚至可能付出性命的饭局。他的理由简单又充分:五人早被我砍去了鳞爪,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北周五王回到京城立成笼中鸟,消息传出,天下鼎沸,杨坚篡位之势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立刻有东边的尉迟迥(宇文泰外甥)、北边的尉迟勤(尉迟迥侄子)、西边的王谦、司马消难(皇帝的岳父)等北周的重臣贵戚起兵反抗,转眼间数十万反对大军此起彼伏,震撼全国,这便是史书上说的“三方构难”。在这种外有强兵反抗内有宗室觊觎的情况下,杨坚依然决定赴这场鸿门宴,可见其人胆色也非一般人所能及!

 

    饭局选在五王中最年长的赵王宇文招府上举行。按照鸿门宴的一般流程,请客吃饭的一方应该事先安排一个剑术高超的“项庄”,待到大家酒酣耳热之际,出来舞剑助兴,借机将目标“沛公”刺死在席间,随之一声令下,后堂埋伏的五百刀斧手蜂拥而出,乱砍乱杀,将“沛公”左右全部诛杀。

 

    可惜以宇文招为首的五王显然不具备父兄的好手段,“项庄”人选居然没有事先安排,情急之下,宇文招决定亲自担任这个角色。

 

    几番觥筹交错之后,宇文招端着个瓜盘殷勤地请杨坚吃瓜,其间,刺瓜的小刀就在杨坚喉咙间闪躲,但宇文招摆弄了几次,就是没有胆气刺下去……

 

    摆宴者忘了安排“项庄”的角色,赴宴者却早已带上了自己忠实的“樊哙”。眼见事情不对劲儿,杨坚的“樊哙”元胄(北魏宗室后裔,曾在齐王宇文宪手下效力)挺身而出,扣刀上前对杨坚大声道:“相府有事,不可久留。”

 

    赵王一看,大为不悦,呵斥道:“我跟丞相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还不退下!”元胄不仅没有退下,反倒怒目圆睁地盯着赵王。赵王与他四目相对,气势立衰,犹豫了一下,第一次发出暗号的时机就此错过。

 

    眼见“樊哙”突然闯入坏事,赵王知道再也不能迟疑了,于是假装醉酒呕吐,想趁机离开座位到后堂去跟埋伏的刀斧手下令,让他们动手,但元胄伸出一只手将“烂醉如泥”的赵王扶回座上坐好,然后亮亮腰间的佩刀将其紧紧“护卫”住。

 

    赵王“吐”了数次,数次被元胄用腰刀“请回”座上。眼见事情就要被这个突然杀出的程咬金败坏,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赵王又发酒疯说喉咙干渴,要元胄到厨房取些水来给他喝,但元胄像耳聋一般动都不动。

 

    事情的转机随之出现,五王中的滕王最后赶到,按照礼数,杨坚要起身下阶去迎接。元胄趁机走到杨坚身边小声警告:“事势大异,还是赶快回去吧。”杨坚不以为然道:“他们手中又没有兵马,能有什么作为?”元胄大为焦急:“兵马本来就是宇文家的,如果我们被他们先下手干掉了,那就什么都完了。我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在这里于大事无益!”

 

    杨坚居然还不醒悟,迎接了滕王之后又回到座位上坐好,继续拼酒。一直警觉着的元胄又隐隐听到内庭有磨刀穿甲的声音,知道再也不能耽搁了,于是立刻上前大声对杨坚道:“丞相府上事务繁忙,怎能在此消磨太久?”然后不由分说架起杨坚就往外跑。

 

    宇文招急了,从座位上起身就追,但是情急之中他犯了最大的一个错误:他本可发出暗号让卫士尽出,追上杨坚乱刀将其剁成肉酱,但是他居然亲自跑去追,追到房门口的时候又被执刀的元胄挡住,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坚溜到大门口。

 

    时机错失,已无法挽回,空留悔恨!

 

    这场鸿门宴的最终结果是,“沛公”跑了,而摆下这场饭局的人即将要为此付出代价!

 

    刺杀失败的北周五王,隔天就被手握大权的杨坚以各种稀奇古怪的罪名逮捕,随之被悉数杀掉,不久“北周”这个国号就不复存在。杨坚在数月间平定“三方构难”后,逼令八岁的周静帝“禅让”皇位给他,将国号由“周”改作“隋”,然后统一北方,轻松消灭南方陈氏小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二次大一统功业的完成者。

 

    这场鸿门宴成功与否,只在毫厘之间,可以说,只要为首的赵王发出行动指令,历史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副模样,可惜,历史没有假设。

 

【来源:《百家讲坛》(红版)2010年第一期

 

 

    以上文字节选自《百家讲坛》杂志,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订阅本刊纸版杂志电子杂志。订阅电话:0371—6586 6446(邮购部)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登陆《百家讲坛》杂志官方网站

http://www.baijiajiangtan.com.cn

发布者:《百家讲坛》  2010/2/23 10:13:41
上一篇:蒙古西征中的最大惨败-艾因贾鲁战役      下一篇:孟德献刀:一场精心策划的自我炒作
返回历史事件栏目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