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名人 > 正文

为官者鼻祖冯道!

2018-06-14 12:38:47 来源:
自唐末朱温篡唐开端,便开启了一发不可拾掇五代大乱局,这个时代是中国社会极端黑暗的时代,也是各色人等粉墨退场的时代。出过史上最下流的皇帝朱温,最无耻的皇帝石敬瑭等等,相似这二位的五代人物还有很多。但数过各色帝王之后,接上去我们会发如今大臣之中,有一位足智多谋,历事5朝11君的政坛不倒翁冯道先生,清点一下他的人生进程,几乎就是一部爲官者鼻祖的传奇阅历。

冯道(882—954年),字可道,自号“长乐老”,瀛州景城(今河北沧州泊头市交河镇)人。唐僖宗中和二年(882年),冯道出生在“爲农爲儒,不恒其业”的家庭。因其父亲熟读诸子百家,受唐朝尊崇道家风气影响,对道家极爲推崇。冯道出生不久,父亲便根据《品德经》开篇名言“道可道,十分道;名可名,十分名”,爲其取名爲道,字可道。史载:冯道年老时操行纯厚,不耻贫寒,事亲孝而爲学勤,颇有古风。

唐末五代时,中国乱了八十多年当中,这个当皇帝、那个当皇帝,换来换去,十分的乱。神奇的是,每一个朝代变化,都要请他去辅政,于是,冯道成了官场名符其实的不倒翁。那麼,冯道在官场上是如何做到屹立不倒的呢?用他本人的话说,他有三不欺:所愿者下不欺于地,中不欺于人,上不欺于天,以三不欺爲素,而且是“贱如是,贵如是,长如是。凭着这个复杂的做官道理,冯道虽生处乱世,时局怎样骚动,他都才能挽狂澜于既倒之时,使本人永远立于高位不败。

冯道生在唐末五代乱世,适逢一个极度动乱混乱的年代,政权更迭频仍,皇帝蜻蜓点水似的轮换。唯有冯道一路官运亨通,长兴不衰,恬然自如,久居禄位,历经五朝(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及契丹),侍奉八姓十二帝(桀燕皇帝刘守光,后唐皇帝李存勖、李嗣源、李从厚、李从珂,后晋皇帝石敬瑭、石重贵,辽国皇帝耶律德光,后汉皇帝刘知远、刘承祐,后周皇帝郭威、柴荣),营盘铁打,朝朝爲公卿,三次拜爲相,居相位长达二十余年,死后更被追封瀛王,五代末年其声望一度到达高峰,实爲历朝历代所稀有。寻遍中国历史,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乾祐三年(950年),在后汉任太师的冯道曾作《长乐老自序》,这被先人视作中国封建官场上的无耻宣言。在该文中,冯道把本人的履历表填得一清二楚,洋洋自得地罗列本人的历任所获官爵荣宠,甚至还包括契丹政权授予的“假官”。其中写道:“时开一卷,时饮一杯,食味、别声、被色,老安于当代耶!老而自乐,何乐如之?”,自誉爲“长乐老”。人说“知足常乐”,冯道是有官就乐;人说“无官一身轻、有子万事足”,冯道是无官不能活,有官万事足。那麼,冯道的官场秘诀是什麼呢?无非是封建官场的那一套:不讲忠义,只看实力;见机行事,另投新主;预留后路,有官长乐;关键时辰出卖人格,偷合苟容,投其所好;在爲人上面面俱到,在爲官上逢场作戏。所谓“临难不赴,遇事依违两可,无所操决,唯以圆滑应付爲能事。”但是,这种做官的确要以“无耻”爲代价的。宋代文坛首领欧阳修曾痛骂冯道“不自爱其身,而忍耻以偷生”“可谓无廉耻者矣!”。所以,有学者将冯道“当仁不让”地评选爲“中国官场上无耻之尤的君子”!

冯道年少时家境清贫,深知百姓艰苦,兴旺后仍然十分简朴。外出打仗的时分,冯道就在军中搭一茅庵,铺草而眠,所得俸禄与左右上司同享。有的兵士将掠来的美女送给冯道,他将其安顿好,等找到她家人后再送回。 冯道的父亲逝世了,曾经官至户部侍郎、翰林学士的他立即解职回乡守孝,仅住在一间茅草屋里,过着贫苦的生活,本人种地,本人砍柴,还常常悄然地爲休息力缺乏的人家耕地;所得朝廷俸禄尚有剩余,全部拿来救援受灾的乡邻;外地官员晓得他回来了,要馈赠给他礼物,他一概直言谢绝。有一次,皇帝想送他一份生日钱财,冯道也以“父母早死,不记生日,坚让不受。”冯道用实践举动通知我们,爲官之道首要在于“正”,只要廉洁自律,冯道才干取得那麼多帝王的信任和同僚的尊重,才干在官场中熟能生巧。

不过,关于冯道,人们褒贬不一,不同的人总会给出不同的评价。有人以为是人格质量使然,比方宋初名臣范质这样评价冯道:“厚德稽古,宏才伟量,虽朝代迁贸,人无间言,屹若巨山,不可转也。”当然,也有史学家从“忠君”角度动身,讥讽他没有骨性、不知廉耻,特别是他还奉迎过外族契丹皇帝,更被史学家称爲是卖国求荣。比方司马光称他:“道之爲相,历五朝、八姓,若逆旅之视过客,朝爲仇人,暮爲君臣,易面变辞,曾无愧怍,小节如此,虽有小善,庸足称谓!”

最新更新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国学文化
  •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