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 正文

铁托是个被冒名顶替的人物吗?

2019-01-25 13:30:38 来源:
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的身份问题,就像20世纪那些具备多种历史角色的人物们一样,真实身份一向被神话和传奇情节严密地笼罩着,以往有意为之的宣传多之又多,经常是藏头露尾的片断形成的杂烩,其实不外是有意放出的烟雾。起初有人说,他是莫斯科派来的心腹密探,是一名祖籍贝尔格莱德的苏联军人,真名叫列别杰夫。后来又有人造谣说,铁托是的一个秘密国际组织。更有甚者,有人说“铁托”是一个女人的化名。在南斯拉夫共产党开始革命活动之初,没有多少人认识铁托,甚至根本就没听说过他。约瑟普•布罗兹•铁托传记中的“白斑”令人深思:他难道是个由他人改头换面并易名冒充的人物吗?

在不久前发表的前南斯拉夫领袖的私人医生亚历山大•马图诺维奇的回忆录中,得出了结论:在其大名之下隐藏着另一个铁托,一个老练的、化名为“瓦尔特”的苏联间谍。相似性质的疑团已浮出水面并早已有之,这就是甚至就连铁托的生辰日期也要弄得模棱两可,在贝尔格莱德保存的历史文献中,有关其生日的版本竟有10个之多。而人所共知的5月25日,这才是官方的领袖诞辰纪念日,而到现在为止就巴尔干地区来说,不论哪个人的生辰纪念日看来都是假造的。即使是当时弄清楚铁托实际上出生于5月7日,而不是5月25日,但一经官方确定就再也不会改过来。实际上也是这么回事,老百姓习惯这么过了嘛!

1935年,铁托正在莫斯科共产国际办的学校里担任教员,他在自己履历簿上出生年份栏中填写的是1893年。然而当他1945年回国执政之后,在相当长时间里一直断言自己的出生年份是1892年。很难想象,当时竟然有如此胆大包天的人敢向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会提供自身的伪造资料,但不仅如此,在履历簿的末尾,铁托还签字保证:其中所提供的个人资料准确无误。

1991年,苏共向南斯拉夫历史学家公布了部分共产国际秘密档案,这意味着上文提到的那份履历簿也随之面世。文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贝尔格莱德的著名政论家别洛•西米奇,以及与南斯拉夫官方领袖传记内容大相径庭的其它有趣的描述。比方说,约瑟普•布罗兹父亲的名字在这里写作德国式的“弗朗茨”,而比这晚些时候南斯拉夫的这位领袖却十分肯定地说其父亲名叫“弗朗尼奥”,而这是地道的克罗地亚人名字而非德国人名字。而就在同一份履历簿中,“军衔”这一栏填的是“步兵军士”,而且是用另一种笔迹填写的。

贝尔格莱德的历史学家们长期以来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在成为南共联盟领袖之前,铁托走过的是一条什么样的历程?他在党内的业绩可分为哪几个阶段?然而当上世纪90年代初打开这部共产国际档案时,给他们的答案却是意外的,让他们顿时如坠九里雾中。

他是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人的穷孩子吗?

在官方正式的传记中,称铁托是于1892年出生在一个多子女的、由克罗地亚人和斯洛文尼亚人结合的贫困家庭里,出生地是个克罗地亚人的小村子名叫库姆罗瓦茨。1913年他应征加入了奥匈帝国的军队。1915年在加利奇地区的战斗中负伤被俄军俘获。他从战俘营中逃出后,辗转奔波抵达彼得堡,在那里他参加了二月革命并投入到布尔什维克方面。随后因参与布尔什维克宣传活动被捕并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又从那里逃走。

1920年,铁托成功地返回了祖国,此时它的国名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在1928年,他因在王国内参加政治活动被判处5年徒刑,这5年他在监狱里是“一日不缺,从头到尾”熬过的。他是1934年出狱潜回南斯拉夫萨格勒布市后改叫“铁托”的,当时任某省省委委员。当南共中央总部尚在维也纳和巴黎时,铁托不顾党的总书记戈尔基奇反对,力主将总部迁回国内并得到党的多数领导人同意,建立了自己的威信。当年年底铁托成为政治局委员,1936年任中央组织书记,1937年年底正式担任总书记。

其实在1935年,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就已忙着为各国的党物色领导干部人选并直接指挥他们的行动。恰好就在他回国之前的一年半这段期间里,铁托与专门负责国外支部工作的共产国际秘书处有了密切的工作联系并颇得信任,成为首选。据某些资料证实,铁托曾于1938年被重新召回到莫斯科,并且正像一些历史学家断言的那样,他此行是为了完成在苏联谍报学校的学业。而在官方正式的传记里,铁托1938年的这段历史根本不存在。

在二战年代,铁托成功地创建并领导了南斯拉夫的反法西斯游击军,并发展到有30万人之众,这在整个欧洲都是首屈一指的。他不但成功地战胜了德国法西斯军队,还廓清了国内作为法西斯附庸的民族主义势力,其主要代表就是他本人故乡的克罗地亚民族分裂主义者。然而现今原南境内许多历史学家别有用心地断言,说什么有过成千上万的 “铁托大军”这种说法,不过是宣传造就的神话,是苏联广播电台“自由南斯拉夫”为其推波助澜制造出来的,实际上在1942-1944年间铁托的队伍充其量不过1000多人。然而事实是,至今仍健在的这些老战士就有上万人,完全可以驳斥这些谰言。

无论怎么说,铁托在上世纪40年代初已经成为南斯拉夫的最高领袖,军队的总指挥,并在战后又成为终身总统。然而在今日已独立的原南斯拉夫各国,他又饱受指摘。贝尔格莱德的政论家、历史学家卡•斯列奇卡维奇写道“尽管铁托的传记内容已全被仔细地加工美饰了多遍,但其中满是‘白斑’,从他1915年4月负伤到他1920年返回萨格勒布这段时间里尤其含糊不清。而铁托生涯的第三个历程——从他开始在共产国际工作到他升任南共主席,这段经历也充满疑团,还有他的军功升迁以及个人私生活也是如此。”

以往的南斯拉夫令人怀念

在过去那种严峻的时代背景下,铁托领导下的南斯拉夫在1945-1980年间俨然是个黄金盛世。自1948年起,铁托创造了新的意识形态路线即“铁托主义”,并开始了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

当年苏共中央于3月27日、5月4日、5月19日和5月22日一连四次致信谴责南共的“离经叛道”行为。铁托后来回忆道:“对于一个共产党员来说,当他所信仰的一切和他所信赖的一切都化为泡影时,我感到十分痛心,特别是考虑到,我们在一场残酷无情的浴血斗争中为了自己并为了我们曾经看作圣地的苏联做了能做到的一切之后,竟收到了那些盛气凌人的信件。当然,那时我感到痛心,因为我毕竟在苏联工作过多年。我们许多同志也在那里呆过,他们找到我并问道‘怎么办好?’我对他们说:‘没关系,现在才值得活着,才值得战斗,我们必须反对这种做法,我们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我们有大多数人的支持,屈服的仅仅是个别人,是一些软骨头,像当时的人民军参谋长之流。但当时确实是很艰难的。”

从南斯拉夫解放伊始,苏联政府就策划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各方面向南斯拉夫渗透并加压。1947年底,斯大林试图全面控制南斯拉夫,他曾说过:“我只要动一下小指头,南斯拉夫就不存在了。”1948年初,苏共强加罪名说:“南斯拉夫共产党已经在意识形态上堕落了”。再接到苏共四信后,南共五大以公民投票方式做出决定,依靠最广大群众的意志和力量坚决抵制。在国际外交方面也采取了一系列接近西方的政策,在不加入北约的前提下,与属于北约的希腊土耳其两国缔结了军事同盟。斯大林去世后,继任苏联领导不得不率先缓和与南斯拉夫的关系,1955年6月,南斯拉夫与到访的苏联代表团签署了贝尔格莱德宣言,宣布两党两国关系正常化。

前南斯拉夫的人民可以自豪地强调,出席其领袖葬礼的世界各国的头号人物,其数量之多是空前的且独一无二的,当时前来的有126个国家的210个代表团,其中的元首级贵宾有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等。现今原南斯拉夫的人民仍然会怀旧式地回想起坐拥别墅、手握高薪的生活,外加享受低息的国家消费贷款。特别是绰号叫“越野汽车”的原南斯拉夫的护照,它的主人们可以持它周游世界。而现在的原南斯拉夫人如果未获签证的话,在原南境内彼此间想走动走动都不可能。

约瑟普•布罗兹受到过苏联内务部人民委员会的庇护,对任何人都不成秘密的就是,凡是在共产国际效力的人,苏共的各级组织机构总是严密地保护他们。铁托在与苏联秘密机构来往的通信集中,使用的化名是弗利德里赫•弗朗切维奇• 瓦尔特(又和上面那个“弗朗茨”有关),直到1947-1948年间同苏联交恶之前,他一直以这个化名同他们联系。铁托总是定期地与党内掌握同志间情报的部门交流,向其提供书面的评定意见,并提出有关他们活动情况的分析材料。大约有500名左右南斯拉夫共产党人被先后逮捕并按政治程序判罪,在监狱里或是在西伯利亚的劳改营中失踪。

再拿他这本共产国际时填写的履历簿中其它几个栏目来看:“1917-1935年间参加过何种组织并在何地开展过工作”、“担任过何种职务”、“调转工作原因”等栏目内容均用大写字母填就并且用的也是同一种笔迹,正像西米奇的做法一样,西米奇在填表时也用大写字母填道“朋友瓦尔特,南共党员”,任何多余的字没有,历史学家们得到的是奇怪的答案。难以置信的是,谁能够仅仅是在上世纪30年代生活工作在苏联,却能在数十年之后仍对苏联了如指掌?铁托是化名为“瓦尔特”的苏联间谍么?不知道,没人能下这个结论。不过显然,铁托本人至少是大半生生活在俄罗斯,甚至是出生在俄罗斯。

 

最新更新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国学文化
  • 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