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710
 
张自忠将军
杨靖宇将军
孙立人将军

曾要除蒋兵变

作者:林博文(台湾)

  台湾“监察院”于今年年初根据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员朱□源的研究报告,平反前“陆军总司令”、“总统府”参军长孙立人上将,认定孙立人在一九五五年凤山陆军步兵学校少校教官郭廷亮涉嫌叛乱案件中,并无叛乱行为与企图,郭廷亮亦非“匪谍”。这项平反案是针对一九五五年的郭廷亮案与孙立人的关系,证明“孙立人谋叛无确证”。孙立人于一九五五年即遭软禁,三十三年后始获自由,一九九○年病逝。孙立人事件是五十年代前半期震撼海内外的一桩政治与军事事件,对“国府”的威望打击很大。事实上,孙立人事件涵盖了两个部分:一是孙与美国的关系,二是孙与郭廷亮案的关系。这两个部分乍看似不相干,其实却有相当密切的因果关系和连锁关系,亦即孙立人如果完全没有涉及美国所推动的“弃蒋保台”策略,则“国府”不可能会炮制郭廷亮以构陷孙立人。“监察院”平反孙立人,虽澄清了孙在郭案中的角色,但未澄清孙与美国的关系,而孙与美国的关系乃是整个孙立人事件的导火线,也是促成孙立人在人生事业臻于巅峰而遽遭幽禁的主因。

  多年来,中外学者专家不遗余力地探究四十年代末与五十年代初孙立人是否曾在美国的策动下,企图发动兵变以倒蒋。美国方面亦陆续公布了一些与孙立人事件有关的机密档案,但部分机密档案和文件因太过敏感而仍未开放。

  今年五月二十九、三十日两天,记者陪同公视《孙立人三部曲》节目制作小组专程前往马利兰州大学公园美国国家档案及纪录局,寻访孙立人档案。这是记者第二次亲自前往档案局找孙立人资料,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三年年底,所获极丰,其时档案局大部分资料仍存在华盛顿总局,随后档案局又应记者之请,邮寄一批孙立人资料给记者。档案局于一九九六年乔迁至马州大学公园新建现代化大楼,所有重要文献档案移至新厦,华盛顿旧馆专作陈列展览之用。

  记者此次在档案局新厦的最大发现是该局藏有《孙立人档案》,这个档案存放在一个文件夹里,文件夹内仅有三件档案,经记者向档案员查询,他们的答覆是:孙立人的资料太多,已分置各档案(如中情局档、国防部档、白宫国家安全会议档和国务院档,其中绝大部分文件记者已看过),而仍属敏感且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密档则不开放。记者所看到的被列为“最高机密”的孙档,虽只有三份文件,却对孙立人与美国的关系,具有关键性的证明作用。记者亦在档案局内看到前国务院政策规划局局长保罗·尼兹(仍健在,已九十多岁)于一九五○年五月三日撰写的绝对机密文件:“台湾情势的假设性发展”,这份六页文件亦相当重要。孙档中的三份文件和尼兹的报告,有些学者曾在论著中予以抽样徵引,有些则是首次曝光,但在台湾“文献不彰”的情况下,岛内读者很难看到档案的全貌,其他有关孙氏的美国档案,亦难一睹其真面目。因此,在“监院平”反孙立人之后,岛内有些学者亦表示应对证美国的资料,才能找到历史真相。

  一九五○年一月三日:孙通知美驻台助理武官蒋介石已听说兵变传闻,档案局《孙立人档案》中的三份文件,第一份是一九五○年一月三日美国驻台湾助理武官发给陆军参谋本部情报署的电报,电文说:“孙立人通知我说,蒋介石现在已知道有关孙立人机会发动兵变的传说。他告诉蒋这项报导是共产党制造的。他告诉蒋如果属实,他怎么会到处张扬。”这封电报说蒋相信孙的说法。

  第二份文件是一九五○年三月九日前美国驻台北总领事克伦兹,写给尼兹、国务院远东事务副助卿莫成德(曾做过美驻南京大使馆参事)和国务院远东事务助卿鲁斯克的密函。美国经济合作总署驻台主任克雷格返回华盛顿述职,克伦兹说:“克雷格在台湾曾收到孙立人将军的一项信息。我在台北当总领事的时候,克雷格是我的经济官员,他不知道要见什么人,就来问我。孙将军向克雷格吐露,他和自由派团体相信,反动的国民党政府正在糟蹋台湾并让共产党有机会占领。他和自由派团体将推翻政府以成立一个能够反映人民意志的政府,扫除腐败与无能,这个政府能够保卫台湾。孙立人说这项机会的可能性相当大。孙想要知道政变之后,美国是否会支持他们。与适当官员磋商后,克雷格被告知他可以口头方式逐字向孙将军转达下列事项:一、我们不能对这项行动的可取性,表示任何意见;我们也不能对结果接受任何责任。二、我们将倾向于继续协助任何健全的政府,既能够反映台湾人民的意志,而又有能力抵抗大陆政府。”

  在未介绍第三份文件之前,应先述及尼兹于一九五○年五月三日撰写的“台湾情势的假设性发展”报告,在这份绝对机密的文件中,尼兹提到孙立人曾吐露他准备把台湾擦拭乾净,掌控全部军事而不致失去海空军,如果孙立人愿意把台湾当作崭新的“中国政治运动的培养所”,弃绝国民党秩序和反对苏联帝国主义,则美国应采取一项对策,其中第一项是,美国绝不可卷入孙立人的兵变,但美国对兵变成功的标准为:一、解除所有国民党重要人物的权力;二、孙立人取得三军的最高指挥权;三、兵变在四十八小时内大致完成;四、孙在二十四小时内公开宣布符合岛上人民利益的新秩序已在台湾建立,在代表性的民治政府成立后,台湾未来地位再行决定。第二项是,孙是政治新手,这项兵变势必会为台湾带来危险的政治真空,美国应准备一批政治领导人在兵变后立即接手民治政府,接手三日后,美国应派一批最能干的美国官员到台湾协助孙,给予指点。国务院应予这批官员广泛的自由幅度,并拥有国防部和麦克阿瑟将军的信任。

  《孙立人档案》中的第三份文件是一九五○年五月十一日美国驻台大使馆代办史特朗写给国务院中国科科长石博思的密函,史特朗在信中说,孙立人是否能够或将会发动兵变的说法,“在这几个月已无可置疑地胎死腹中”。史特朗认为孙是个能干的军人,只对军事有兴趣,并不如何“伟大”;没有什么政治知识和本领,中国气质大于美国味道;给他一个军去指挥,他会做得很好,只要在其领域内,不涉及政治就行;“任何较大的事情而又涉及政治的话,我怀疑他会成功。”史特朗又认为孙立人和吴国桢都是跟随者,而不是领导人。孙立人有点原创性,但精力充沛才是他的特色,而非原创性。史特朗又说,依他的估计,孙永远无法取代蒋,孙自己也会觉得没有资格取代蒋,陈诚是唯一可以接班的人。史特朗的结论是,只要台湾存在一天,蒋介石就能保有其位。

  一九五○年五月十日:美国务院讨论台湾情势要求蒋接受由联国托管.尽管史特朗认为孙立人发动兵变的可能性已胎死腹中,以远东事务助卿鲁斯克为首的华府军政要员,仍在暗中积极策划“弃蒋保台”计划。五月二十五日鲁斯克在五角大厦和助理国防部长彭斯少将、军援局局长莱姆尼兹将军讨论军援台湾问题,其中包括秘密支援台湾的反对势力。鲁斯克亦提出迫使蒋介石退休、权力交给吴国桢与孙立人的计划。五月三十日,鲁斯克和国务院高层主管检讨台湾情势,与会人士同意鲁斯克和国务卿艾奇逊讨论要求蒋介石接受台湾由联合国托管的问题。国务院于六月份一直在辩论美国是否军事干预台湾迫蒋下台或秘密支持孙反蒋或将台湾交联合国托管。国务院顾问兼无任所大使杜勒斯则提出军事干预台湾但不除蒋的构想。当华盛顿对“弃蒋保台”或“保蒋保台”政策犹豫不决之际,鲁斯克于六月初突然收到孙立人托人带来的一纸信息,孙表示愿意领导兵变以除蒋,孙要求美国支持他或至少默许。鲁斯克说他担心消息走漏会危及孙立人的安全,即把密笺销毁,否则蒋如发现,会杀掉孙。鲁斯克把这封密笺的内容报告艾奇逊,艾保证会和杜鲁门总统讨论此事,但在杜鲁门尚未作出任何决定之前,朝鲜突于六月二十五日越过三十八度线进攻南朝鲜,骤然改变了东北亚和台湾的整个情势,也改变了历史的走向。蒋介石政府因朝鲜战争而保住,台湾亦因朝鲜战争而重生。

  关于孙立人和美国的这段关系,除了华盛顿已解密的一批档案之外,芝加哥大学教授康明思于一九九○年出版的两册《韩战之源起》中的第二册《洪流的怒号》、东亚外交问题专家麦克洛斯伦于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掌控巨浪——艾奇逊与美国的亚洲政策》以及多伦多大学教授艾希内里于一九九六年出版的《危机与承诺——美国对台政策,一九五○至一九五五》,都对孙立人与美国的互动,有详细的叙述与分析。鲁斯克销毁孙氏密笺,使孙立人与美国的关系永远失去一项最强有力的直接证据,而一些极重要的文件,迄今亦仍未开放。尽管如此,记者在美国国家档案及纪录局所亲见的上述密档,显然已很清楚地勾勒出五十年代前半期孙立人事件第一部分(与美关系)的历史原貌。让史料说话,方是最好的史实还原方式。

  张学良因西安事变而遭软禁半个多世纪,孙立人因包庇“匪谍”部属其名、与美互通声气其实而被幽禁三十余年,他们都是悲剧的爱国者,但爱国动机与途径却大不相同。“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西安事变和孙立人事件乃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两大史事,史事的三大主角蒋、孙、张皆已先后盖棺,然他们的功过却仍难论定。 

返回上一页
本点击率为:8094   2008-12-10 23:52:27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