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253
 
张自忠将军
杨靖宇将军
孙立人将军
马占山将军

孙立人将军传—孤岛蒙冤

陆军总司令孙立人将军

  1947年,孙立人返回南京,升任陆军副总司令官兼陆军训练司令官。7月孙立人在南京附近的香灵寺成立训练司令部,着手准备训练事宜,至11月,将陆军训练部迁到台湾凤山并从新1军调去几百名他在税警总团和在缅甸作战时期的亲信,一同前往台湾训练新兵和军官(后改名为第四军官训练班)。至此,匆匆整训完毕的部队一批批投入东北战场,但此时东北战局已不可挽回,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下,1948年长春解放。

  49年,蒋介石火烧屁股,在大陆待不下去了,但以大总统之尊,灰溜溜被搞得无处藏身,实在是太没面子,于是蒋经国一日三电告之重庆危急,孙立人顺水推舟,做个姿态,电请领袖退至台湾。蒋氏这才一颠一颠地从成都凤凰机场溜到台湾,竟扭扭捏捏不敢上岸,紧张兮兮地问这里是否安全,孙立人答曰这是中国人的地方,有什么不安全呢。

  蒋介石初居台湾,心惊肉跳,急需军界表态支持,同时为争取美国援助,也为了拉拢军队中的非黄埔系将领,委孙立人以高职:1949年8月,孙立人任国民党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司令长官兼台湾防卫司令。1950年3月,升任台湾国民党政府陆军总司令兼保安司令。同年出席陆军全军官兵大会,并发表演讲,拥护蒋氏复行视事。到1951年4月,台澎所有部队10个军都已经一年以整训,从刚到台时纪律全无,装备寡劣,多为抓来壮丁的一群溃兵变为编制充实,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很有战力的军队。1951年5月,与空军司令周至柔,与海军司令桂永清同时晋升为二级陆军上将,三人约定在反攻大陆后才戴上第3颗星。

  孙立人任“陆军总司令”时,蒋经国正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在军队中建立所谓“政工制度”,加强特务统治,企图控制军队。孙立人对这一类政治把事毫无兴趣,蒋孙之间因军队的控制权产生了矛盾。同时,

  国民党内军政派系林立,是所谓内斗内行,外战外行。孙立人做事务实认真,不讲情面,秉公办事,将各个派系如蒋经国,彭孟辑的政工情治系统,黄埔系的陈诚,周至柔,俱都得罪,即成众矢之的。蒋经国要学习苏俄的做法,将其政工系统控制军队,而政工人员质素却又低下,故为孙立人所抵触。陈诚,周至柔,则因黄埔系已是其土木工程系的一统天下,却因孙立人任陆军总司令,反对军队分派系,而势力受挫。

  除各系对孙的攻击外,孙立人主张的军队国家化的建军理想亦为蒋介石所不容。盖蒋视国军为其私人军队,孙立人要军队国家化,岂非威胁蒋的独裁?而孙本人,并未看清其对蒋的忠诚,同其对国家的忠诚,其实相互冲突。故直到针对他的"孙立人兵变"案发生仍茫然不觉。


与马歇尔将军会面

  孙立人兵变案,正称郭廷亮匪谍案。

  蒋介石坐定台湾后,便着手扫清他心目中亲美的两位文职和武职高官,文即留美的台湾省主席吴国栋,武即陆军司令孙立人。

  1954年6月免去孙陆军司令之职,一年后,爆发所谓的“郭廷亮匪谍案”。孙的原部下郭廷亮,江云锦等几位军官,商议借55年6月南部大阅兵之际,将部队退化,军风不良等现象及提高官兵待遇,使军队国家化等改革事项提出来向总统呈报,且必要时采取游行示威上电总统。

  不久,国防部接到陆军官校教官孔惠农,陆军步兵学校科员史崇汇及十师的原景辉等密报,认为郭等意图发动大规模变乱,嫌疑重大,又言郭系代表孙立人将军对外之联络人。(其实,所谓的联络人,主要是由于当时岛内军政派系林立相互排挤,倾轧,使中下层官兵在狭缝中压抑地生存,加上反攻无望,悲观情绪,待遇又差,导致士兵逃跑,自杀甚至暴力火拚时有发生,作为总司令的孙立人针对这种情况,便委派陆军步校少校教官郭,田等联络军队下层官兵,以便及时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解决其困难。以达安抚,使其安分守己,尽职尽责。此举案发后被认为是“意在结成一种力量,以为实行其意见之支持,遂予郭廷亮等以酝酿事件之机会”。

  5月25日郭以匪谍罪被捕。


孙立人将军90华诞

  随后,副总统陈诚等九认组成的调查小组开始对事件展开调查,同时,由监察院陶百川等五人专案小组也着手调查。经过长时间的严酷刑讯,迫使郭在身心崩溃,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依照侦讯官们杜撰、伪编的假“匪谍”自首书而自首。6月中旬,孙亦被秘密拘捕。不久九人调查小组结论指出:“郭廷亮等人执行阴谋叛变证据确凿,而其长官孙立人受到谍匪活动左右,未适当防范,也有失察之责云云”。

  然而,就在九人小组公布调查认定孙立人等人有罪时,由监察院五人专案小组得出的结论却与九人小组大不相同,认为该事件的本意,仅为向总统呈送改革部队行政的建议书,其所拟的建议手段,虽属违法有刑责,但难以叛乱罪相论,并认定孙与此事无关,此事不过是派系相互倾轧,诬陷孙立认而已。

  不过,该五人小组的调查报告在最高当局的裁示下,以“基于国家利益”考虑,仅在监察院内部作口头报告,随后即被深锁保险柜中。可见,在独裁统治下,监察院纯属摆设,就象蒋氏的手纸,擦完屁股就扔掉,或者要是不怕臭,连屁股都不用擦,简直用不着。

 


1990年11月19日11时15分,孙立人将军瞌然长逝,留给世人永远的痛。

  最后,1956年9月国防部以惩治叛乱条例判处郭廷亮等三十五人死刑,无期徒刑等不等刑罚。对于孙立人是“准予自新,毋庸另行议处,由国防部随时考察,以观后效”。

  从此,孙立人被看管起来,一看就是三十三年。

  后来的事情越发奇怪,郭廷亮未被打进地府,而是流放到绿岛,他在那里养了不少鹿,竟发了财,数年后回台莫名奇妙发生火车跳车事件而死亡,当局称“交通事故”,“跳车身亡”,后经

多方查证似可证明其有先被锐钝击杀之疑,至今尚无定论。


英魂远逝,天人同悲

  1988年,蒋经国去世,孙立人的义子揭钧(台湾清华大学客座教授)为孙的平反四处奔波,获得积极效果,1988年5月,陆军总司令郑为元告知孙立人已经获得自由,台湾政府后来又是颁褒扬令又是颁精忠状,但对于谋反一说,总是搪塞带过。

  1998年,在孙立人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封尘多年的监察院五人调查报告对外公布,可部分内容已被涂掉。

  同年,监察院决定由中央研究院研究员朱宏源补齐五人小组调查报告中被涂掉的文字。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及论证,补实报告研究结论于五人小组的结论一致,2000年12月,朱将报告送监察院审查。联合报2001年一月十日头版报道:监察院九日公布民国44年(1955年)监察院五人小组对孙立人事件的完整版调查报告,并审查通过朱宏源研究员近年对孙案重新论证及访谈结论,确定孙立人将军并未谋叛,其部属郭廷亮亦非匪谍,也未着手实行叛乱。这是官方首度为孙立人公开平反。

  孙立人将军的夫人张美英,面对兴高采烈带来孙将军平反消息的人,平静地说,孙立人本来就无反,何来平反之说,不过是使真相大白而已。

 


在孙立人将军墓前

  1990年11月19日,孙将军家的老屋,金牛的学子们喜欢在野外找一块幽静的角落读书,而秀丽的金牛山成全了他们,此刻的金牛山一片秋色,周围的乡亲们正忙忙碌碌,享受秋收的无限欢悦,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海天之遥的孤岛,孙将军正孤独的远去。

  他是孤独的,就象他的出类拔萃一样,是因为无人能企及他的赫赫功勋,当国内战场一败涂地,当滇西几十万大军屯居边境,徘徊不前,他却以一军之力,纵横缅北,使敌望风而逃,如惊弓之鸟,夜不能寐。

  他是异类,他不是所谓黄埔系,也不隶属任何地方实力派,如果按中国惯例一定要分清他究竟是哪一派,从他独特的经历来看,大约是洋务派最合适了,他的履历使他不同于在内斗中成长的惯于尔虞我诈的各派系,他不懂拉帮结派,不懂权术伎俩,只知忠诚于国家,却又不知在中国忠诚于国家,往往就是忠于某人。在这种环境下,他受到排挤乃至打击都是不可避免的了。

  翻开中国的历史,这种事情已是见怪不怪了,如岳飞,如袁崇焕。

  历史总算有了进步,不再杀头了,大约是因为“砍头不象割韭菜是长不出来的”,不过却又比杀头更残酷的伎俩----让你失去自由,尊严,让你背负屈辱艰难生存,等你在痛苦煎熬中垂老死去后,他又换了一副嘴脸,来给你申冤平反,给你歌功颂德,让你对他感恩戴德,让世人看到他是多么的伟大,光荣,正确。

  置你于死地的是他,给你申冤的也是他,这种卑鄙的小丑伎俩已被中国当权者用滥了。

  但无论怎样,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位抗日名将。孙立人和中国远征军全体将士永垂不朽。

返回上一页
本点击率为:10540   2008/12/10 23:42:54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