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701
 
张自忠将军
杨靖宇将军
孙立人将军
马占山将军
朱 德 将军
彭德怀将军

孙立人将军传—铁血反攻

  1942年7月15日,撤入印度的中国远征军开赴蓝伽,进入整训,正式改称中国驻印军,下辖新38师,新22师。开始装备美械和训练。蓝伽的营房原是英方收容意大利战俘的集中营,在中国驻印军到达后,英方即将全部营房让出,作为集中整训的营房。

  “三个月前,我们被迫退出缅甸,如今,我要率领你们打回去,夺回与我们祖国生死尤关的滇缅公路。作为反攻的第一步,我们需要一支钢铁般的军队。这支军队不是别人,就是你们----英勇的中国远征军。 ”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

  打回缅甸去,收复滇缅公路,已成了每个士兵的坚定信念,训练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1943年2月,在驻印军建制下成立新一军,军长郑洞国,孙立人因第一次缅战有功升兼中将副军长,下辖孙立人新38师,廖耀湘新22师和从中国空运入印的胡素新30师。

  当然,在中国驻印军的训练和整编过程中,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中美双方之间颇有争执。史迪威非常了解国民党军队中虚报冒领、克扣军饷“吃空额”等腐败现象。为杜绝这些情况发生,他建立了“补给到连,供应到人”的后勤保障体制,特别是坚持以集体点名的方式,直接把津贴费发放到士兵手中。这一做法,受到广大基层官兵的拥护和欢迎,而一些高级军官却对此耿耿于怀。罗卓英到印度就任副总指挥之后,要求由他来“总领”驻印军官兵45万卢比的军饷,遭到史迪威的严词拒绝。这成为史迪威和罗卓英之间爆发一系列冲突的重要原因。不久,在史迪威的坚决要求下,蒋介石调走了罗卓英。

  而且史迪威还换掉驻印军副参谋长温鸣剑,致使孙立人和廖耀湘联名电蒋介石要其迫史迪威收回成命,被蒋压下。后双方在训练上又有歧见,孙廖要在日间的美式兵器教育外更于早晚训练渡河,丛林战,夜战等科目,而美军教官认为会使官兵过于疲劳,最后史迪威同意孙廖意见。何应钦赴印视察训练时特告诫孙立人以中美合作大局为重,避免冲突。

  1943年3月,新38师因原来战力就强,故首先完成整训,开赴缅北,开始为打通中印公路的第二次缅战。

  1943年4月20日,仁安羌大捷一周年,在蓝伽的驻印远征军与三十八师一起举行庄严,隆重的追悼阵亡将士大会。孙立人将军向大会致悼词:

  "......我与诸烈士都是多年的同胞,共患难,同生死,出生入死,几十年如一日。"

  "......去年的今天,他们为民族的自由,捐献了宝贵生命......"

  "......借这个机会,站在烈士的灵前,我们要重申誓言:为了阵亡的烈士,我们必须复仇,而将我们躯体,献给我们爱戴的祖国!"

  1943年10月,为配合中国战场及太平洋地区的战争形势,中国驻印军制定了一个反攻缅北的作战计划,代号为“安纳吉姆”,以保障开辟中印公路(中国昆明-印度利多)和敷设输油管。计划从印缅边境小镇利多出发,跨过印缅边境,首先占领新平洋等塔奈河以东地区,建立进攻出发阵地和后勤供应基地;而后翻越野人山,以强大的火力和包抄迂回战术,突破胡康河谷和孟拱河谷,夺占缅北要地密支那,最终连通云南境内的滇缅公路。担任主攻任务的是中国驻印军新1军,下辖孙立人指挥的新38师和廖耀湘指挥新22师。


  日军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企图在第5飞行师协同下,以第18、第56师防守缅北、滇西,另以3个师攻占印度因帕尔,控制阿萨姆邦,切断同盟军向缅北进攻的交通线,以图打破其盟军反攻。而要阻止盟军的是田中新一中将指挥的日军第18师团,该师团是日军的一支王牌部队,以凶顽闻名,参加过进攻上海和南京的作战,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1938年,它又南下在广东大鹏湾登陆,攻占广州。1939年在广西钦州登陆,投入进攻南宁的作战。1940年,它被调往南洋地区专门进行丛林作战的特别训练。于1941年占越南、进泰国、横扫马来亚。翌年2月,它在新加坡创造了以3万多人迫使8.5万英军缴枪投降的奇迹,随后又投入缅甸作战。长期的热带丛林作战经验,使其获得了“丛林作战之王”的美称。原任师团长牟四口廉也已升任缅甸方面军第15军司令官,现任师团长田中新一中将,曾任日军大本营作战部部长,是个诡计多端、老谋深算的指挥官。

第二次缅战第一个战役是艰苦的胡康河谷战役。胡康河谷,缅语为“魔鬼居住的地方”。它位于缅甸最北方,由达罗盆地和新平洋盆地组成,山高林密,河流纵横,雨季泛滥,环境极为险恶,故当地人将这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统称“野人山”。中国驻印军对胡康河谷太熟悉了,前年中国远征军败退时,闯入这块禁区,损失惨重,遗尸无数。新38师在野人山中见到的是遍地第5军将士的白骨,常常是一堆白骨围着枪架而坐。

  1943年10月24日,新38师第112团开始攻击前进,29日占领新平洋后,即进入胡康河谷,开始胡康河谷战役,在拉家苏,于邦,临干一线展开。日军第18师团发现中国军队入缅后,立即调整部署,以114联队守密支那,以第55联队第56联队向前线增援,师团指挥部亦向前开进。而中国军队方面因史迪威之参谋长波特纳研判日军兵力有误,故只有112团一团兵力,没有重炮,连团属迫炮连亦未被允可前往。

  日军遂集中55联队主力于中路于邦,反将112团于11月22日包围。此后一个月,112团靠砍巴蕉树藤取水和美国运输机的空中补给,和整整1个联队的日军对峙50日。日军第55联队伤亡近千人,占尽兵力火力优势竟始终未能攻克2个营的中国军阵地。

史迪威(中)孙立人(左)李鸿(右)在于邦我军阵地研究攻击计划。

  112团发现当面日军兵力后,即报孙立人。孙即欲率兵增援,波特纳不同意,认为补给困难,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孙同史迪威同飞往战场上空观察后,史迪威即同意孙意见。孙立人率师主力增援,急行军20多日穿过野人山,赶到胡康河谷,114团第1,2营用于于邦方向。12月24日上午9时,新38师向于邦发起全线进攻。炮兵部队进行了1个小时的炮火急袭后,向日军发起了攻击。12月29日,经过6天的激战,新38师全部夺占了于邦的日军阵地。击毙55联队长藤井小五郎大佐以下约一千余人。日军18师团,兵员来自九州岛,以强悍著名全军,历经凇沪,南京,广州,昆仑关,南洋,新加坡,马来亚,缅甸诸多战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此次为前所未有之失败。在师团长田中新一报告中言:"进攻于邦之敌军,总是逐次渗透到我阵地侧背,突然进攻,使我军障碍设施和正面火网完全无用武之地。我军本来具有善于热带丛林战的特长也被粉碎,不得不被迫后退,情况不断出现逆转。"

  于邦战斗结束后,被俘的日军被带到新38师师长孙立人将军的面前,孙立人厌恶地皱皱眉头,不假思索地命令参谋:“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枪毙。今后都这样办。”命令被迅速执行。

  1944年1月,日军第55、56联队退守胡康河谷内的达罗至太白加一线。新编第1军兵分两路向南进击。左路为孙立人指挥的新编第38师,从于邦地区出发,向太白加攻击;右路为廖耀湘指挥的新编第22师,从新平洋出发,向达罗攻击。到了1月中旬,左路的新38师已夺占日军各外围阵地,开始攻击太白加的前沿。右路的新22师也渡过了塔奈河,进至达罗北面附近的百贼河。1月28日晨拂晓,从新平洋起飞的美军飞机开始对达罗日军阵地实施猛烈轰炸。8时左右,新22师战车营的坦克纵队撕裂敌人的防线,然后掩护占领敌人工事和阵地,肃清各个死角,占领敌人工事和阵地。1月31日,一队坦克冒着敌人炮火快速冲进了达罗镇日军第18师团司令部,将日军师团参谋长濑尾少将及数十名军官碾成了肉泥。

  左路新38师也于1月31日,向太白加发起总攻,美军第10航空队出动了30余架飞机,轮番实施空中打击,日军不得不突围后撤。2月1日,新38师占领太白加。达罗——太白加战斗的胜利,使中国驻印军在缅甸境内退进了站稳了脚跟,开辟了向纵深地区进攻的道路。

  日军第18师团自达罗、太白加一线后撤后,改变防御部署,将第55、56联队成梯次配置,分别占据胡康河谷中心地带的孟关和瓦鲁班地区,两地前后相距约12公里,18师团放开正面,意图引诱中国军队进攻工事坚固,地势险要的师团司令部所在地孟关,而以主力从右翼包抄进攻孟关的中国军队侧背,一举歼灭。驻印军方面作战计划,是以训练完成的新22师配属军重炮团和战车营攻击孟关,以新38师112团和113团掩护22师左侧背。

  战斗开始后,新38师即在大比河南岸截住日军的迂回部队,而新22师在孟关苦战一周,伤亡惨重,寸步难进。孙立人得知新22师困境后,不经请示史迪威,果断决定留112团在大比河和日军相持,分出113团迂回抄击孟关背后的日军要点瓦鲁班。113团于3月5日抵达瓦鲁班,将其包围后发起攻击。

  被中国军队切断后路的报告当日传到孟关,日军军心大乱,同时美军第5307部队突击队抵达瓦鲁班东北面地区,随即向日军发起攻击,并占领其侧后南北河渡口。日军除留少数部队在孟关正面抵抗外,集中全力向瓦鲁班发起反击。美军第5307部队突击队在已迂回至此的新38师113团支援下,与日军展开激战。

  在孟关方面,新22师乘机发起攻击,战车营一举突破日军防线,田中新一和日军从小路仓皇溃退,连师团长官防大印都被缴获。攻克孟关,继续发展进攻,日军被包围在瓦鲁班周围的狭小地段。

  3月8日中午,新38师第113团、战车第1营和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向瓦鲁班发起攻击。9日占瓦鲁班,歼日军第18师一部。缴获日军枪炮弹药堆积如山。

  胡康河谷战役的胜利,使史迪威将指挥权交回孙立人和廖耀湘两位师长,在此之前,史迪威跨过军直接指挥到师,且师长对本师的命令亦需报史迪威核准后方能实施。此次战役后,孙廖对各自部下的命令只要通知史迪威,无需批准。


1944年3月,新一军攻克瓦鲁班,胡康河谷战事胜利,东南亚盟军总司令蒙巴顿勋爵专程飞赴缅北战场向孙立人祝贺。

  3月14日,驻印军乘胜攻击孟拱河谷。孟拱河谷,从西向东,是卡盟(加迈),孟拱,密支拿三大要点。史迪威的作战计划,是以新38师和新22师攻击卡盟,将日军主力吸引到孟拱以西,再从空中突袭日军后方的密支拿。

  驻印军首先要打开孟拱河谷的大门,即长20英里的布杰班山天险。新22师从正面佯攻,新38师113团从左翼翻越险峻的库芒山脉迂回抄向布杰班山后路。112团1营则在113团更外侧施行更深远的迂回。新38师在此前已多次以侧翼迂回赢得胜利,田中新一已受教训。然库芒山脉奇险无比,田中认为无论如何大部队无法翻越之。113团以无比坚韧之毅力历14日终于迂回成功,28日占拉班,切断日军退路。29日和新22师两面夹击,只用一天就占领了布杰班山天险,歼灭日军近6000人。

  4月初,驻印军向莫冈河谷两路并进:新22师配属坦克营由拉班地区向加迈攻进,月底,新22师进至英开塘遭日军第18师一部顽抗,战至5月4日方突破其防御阵地,向加迈突进;新38师沿塔奈河南进向瓦兰地区进攻。战至5月下旬击溃第18师主力和56师一部,攻占瓦兰地区各据点。随后,新38师第114团向莫冈(孟拱)进攻,另2个团向加迈迂回。日军见驻印军势不可挡,即飞调原防守密支拿的114联队主力和56师团146联队一部,增援加迈的刚补充完的55和56联队。

  史迪威即以新30师之88团,新50师之150团和美军梅利尔特种团长程偷袭密支拿。5月17日,150团突袭攻占密支拿机场,盟军立刻从空中运补重武器,粮弹和增援部队新30师之89团。5月19日,盟军向密支拿发起攻击。然盟军过于谨慎,投入过多兵力警戒掩护,攻击兵力过少,只150团一团,无力攻克密支拿。以后日军援兵源源赶到,盟军虽亦以空运增兵,但战机已失,突袭变成了强攻。密支拿奇袭未能达成作战目标,对战局影响甚大,因5月底即将开始连绵数月的雨季,其间空运甚为困难,而密支拿一万多盟军补给全靠空运。非常危险,急需正面我军攻取加迈和孟拱,以打通到密支拿的地面路线。

  孙立人决心再用迂回敌后战术达成此一作战目的。5月21日,112团奉孙立人命负4日干粮和1个基数弹药插向卡盟背后的西通。112团隐蔽地穿越日军多层警戒线,于5月25日赶到南高江东岸。南高江原水流甚缓,但连日大雨后江面宽达千米且水流湍急。112团以急造器材连夜偷渡,于26日凌晨突然攻击西通,日军惊惶失措,还以为是伞兵天降,到27日,112团已经完全肃清西通和周围地区的日军第12辎重联队,炮兵第21大队1中队,和警备队共二个中队。共击毙日军9百余人,缴获155重炮4门,满载械弹汽车75台,骡马500余匹,粮弹仓库15座。28日,112团继续向南北两面发展,攻占加迈东北支遵,击毙日军二百余人,占领粮弹仓库20多座,日军在孟拱河谷的粮弹辎重大部落入112团手中。29日,日军为挽救危局,以18师团之114联队从加迈方向,第2师团之第四联队和53师团151联队从孟拱方向,配以重炮战车南北夹击112团。112团两面作战,寸步不让,一直坚持到6月14日113团从加迈方向攻到,南面日军也退保孟拱,共击毙日军二千七百人,日军3个新锐联队全被打残。112团迂回西通,切断加迈日军18师团后路后,孙立人抓住战机,以113团向加迈猛进,加迈日军18师团各部因后路被112团切断,粮弹俱绝,虽欲死守亦无可能。113团于6月9日攻克加迈。在113团攻击加迈同时,114团向孟拱实施大纵深穿插,沿路冲垮日军阻击,于20日肃清孟拱外围要点。21日,原从孟拱往援密支拿的53炮兵联队回援孟拱,在城郊被114团伏击击溃,联队长高见量太郎被击毙。

  22日,114团在大雨中发起对孟拱的攻击,官兵在没过大腿的泥水中奋勇向前,孟拱日军18师团,53师团,第2师团各部都是新38师手下败将,全无战意,到25日,114团攻克筑有坚固工事的孟拱,田中新一从地道狼狈逃走。至此,已歼灭孟拱河谷日军主力,密支拿城外的盟军亦无须再两面作战和全依赖空运补充,仅剩密支拿尚待攻克。日军从卡萨以53师团128联队和补充完的53炮兵联队向密支拿增援,于密支拿以南被113团和114团伏击,激战3天,被大部歼灭。从此密支哪日军再无援可期。新38师在孟拱河谷战役中歼灭日军18师团全部,及53师团,第2师团,第56师团各一部,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自身伤亡尚不到千人。8月5日,盟军历经78日苦战,终于攻克密支拿。此战盟军先后共投入6个团,即梅利尔特种团,新30师全部3个团,新14师42团,新50师150团,歼灭日军约3千人,自身伤亡约7千人。

  孟拱河谷战役结束后,驻印军乘雨季进行休整。新一军扩编成两个军。孙立人新一军下辖李鸿新38师,唐守治新30师。廖耀湘新六军下辖李涛新22师,潘裕昆新50师,龙天武新14师。日本中国派遣军为解救50万缅甸方面军的危局,于6月发动规模空前的一号作战,中国军队精锐大部用于缅甸战场,且蒋介石指挥有误,战局不断恶化。新六军新22师和新14师空运回国增援,新50师留缅编入新一军。


远征军庆祝打通中印公路,自此美援物资源源不断运入国内。

9月,史迪威和蒋介石彻底闹翻,双方因中印缅战区的各种问题观点不一而势同水火,其中特别刺激蒋介石的是史迪威欲以美械装备八路军,史迪威要亲自指挥中国军队特别是远征军。因远征军7个半全美械军的压倒优势兵力从5月起向西攻击日军56师团腾冲,龙陵一线,付出惨重伤亡历时4个月仍不能得手,反而频频出现险情。从印度向东攻击的仅一个军兵力之中国驻印军则将日军18师团全部,53师团,第2师团和56师团各一部歼灭,打通了滇缅公路的三分之二。罗斯福总统为中美合作大局,将史迪威调回美国。

史迪威和孙立人在共事期间,因训练,作战争执不断。胡康河谷战役孟关战斗中因对114团使用而双方大闹一场,孙立人将中印缅战区参谋长,兼驻印军总指挥的史迪威从中午关在师指挥部外直到黄昏。但二人虽然关系一直不是很和睦,却也有耿直的纯粹军人间的惺惺相惜。孙立人频频顶撞,史迪威有气度容纳,是孙立人的幸运。而史迪威有孙立人这样优秀且敢于直言的将领,也是他的幸运。新一军军长郑洞国凡事都不争执,史迪威反不欣赏,除密支拿战斗后期外也不让他参与指挥作战,只让其负责后勤和训练。

史迪威将军在临别之际,向孙立人遗书告别。全译如下:
中国驻印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
亲爱的孙将军:
我已被解除中印缅战区的职务,必须和您分别。要在长时间的并肩战斗后就这样离开您对我来说是很难的。如你所知,我一直坚持中国军队只要有适当的装备和训练,就可以和世界上任何军队比肩,我很欣慰我们已经有机会将之证实了。您已经充分证示了中国军队的勇敢和能力,而能为此略尽微力让我非常骄傲。没有人能抹杀我们证明了的事实。从此已后,您已是世人瞩目的军人了。您已经为一支新的,善战的国家军队打好了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将能够建立起使中国自由和强盛的陆军。您应该以您的此一成就自豪,我希望您能够忘却我们之间以往的所有误会和冲突,把我当作您和中国的朋友。
忠实的,史迪威美国陆军四星上将


孙立人(左)在皎梅与英军会师,缅甸全境光复。

  新一军经过近2个月的密支拿休整,于10月15日开始缅甸反攻第二阶段作战。此时中国远征军已基本攻占腾冲龙陵一线,但伤亡惨重,无力完成原来的任务,即打通滇缅公路从云南到密支拿段。于是重新划分任务,中国远征军负责肃清云南境内日军56师团的少量残部。中国驻印军接过打通滇缅公路剩余段的任务。

  新38师担任攻击滇缅路要点八莫的任务。八莫守军是日军第2师团搜索联队,16联队一部,及18师团55联队在孟拱河谷被歼灭后重建的一部,再配以重炮和战车各一部。新38师一路拔除日军前哨据点,于10月底抵达日军太平江防线。

  孙立人再用两翼迂回战术,从上下游渡江,突破日军防线,于11月中包围八莫并攻占八莫外围所有要点。新38师经过1个月攻坚战,将守军五千余人全歼,击八莫守备队司令官原三好大佐,攻克了工事要塞化,号称至少能坚守三个月的八莫。缴获仅重炮即有28座之多。当时正是中国国内战局最危急时刻,日军攻克桂林后再克独山,都匀,重庆震动。新38师攻取缅北重镇八莫将中国国内民心士气大为振作。

  新38师攻击八莫同时,孙立人命新30师绕过八莫,指向八莫以南40英里,位于中缅边境的南坎。12月3日,新30师前锋90团与北上增援八莫的日军遭遇。日军兵力为重建的55联队主力,重建的56师团146联队一部,炮兵18联队一部,辎重工兵各一部,和新锐的49师团168联队全部。14日,日军集中主力强攻90团3营防守的5338高地,从日到晚一昼夜间连续冲锋15次,遗尸1263具,90团乘势反击,日军丢弃大量枪炮弹械逃走。在90团和日军激战同时,88团,89团,112团,114团从侧翼绕过直取南坎,于1945年1月7日将南坎包围,15日,在大雾中一举攻克远征军两次攻击不能攻克的南坎。新一军又应远征军之请围歼位于老龙山,芒友的日军56师团。新38师主力于22日攻克中国境内的芒友,滇缅公路就此全部打通。


中美联军光复缅甸全境

  同时114团将56师团向南出路封锁并阻击北上增援的第2师团第4联队。新30师攻取老龙山,再于2月8日取南巴卡,将56师团残部大部歼灭。新一军继续前进,连续攻取新维,腊戍,将第2师团,第49师团残部歼灭。这时新一军右翼队的新50师经过半年战斗,先后攻克万好,南保,南杜,西保等要点,最后于3月30日攻克乔美,歼灭56师团最后的残部,结束了缅北作战。

  新一军在历时两年的第二次缅北会战中,全歼日军第18、第56师团,重创日军第53师团、第2师团、第33师团和第49师团,共击毙日军3.3万余人,伤日军7.5万余人,俘虏323人。缴获大炮186门,战车67辆和汽车552辆。攻取公路646英里。新一军伤亡1.7万人。没有任何其他一个中国军队的战绩能和新一军相比。


参观欧洲战场时与艾森豪威尔在一起

孙立人率新一军在缅甸作战期间和战事结束回国以前,尽全力救助缅甸华侨,故后来1950年第8军第26军残部退入缅甸后得到华侨在兵源,钱粮上的全力支持,得以在缅甸站稳脚跟。

1945年6月,新一军奉调回国,编入第二方面军序列。1945年7月,孙立人率新一军返抵广西南宁,准备反攻广州。同月,应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之邀,孙立人赴欧考察欧洲战场。


  8月15日,日本向盟国投降。9月7日,孙立人率军进入进入广州,接受日军第二十三军投降。


和巴顿将军在一起

  新一军驻防广州期间,孙立人用3千日本战俘修建了位于白云山马头岗的新一军阵亡将士公墓。因抗战已胜利,即命投入新一军中的共一千多青年学生退伍。嗣后,新一军进行了休整和扩充,成为国军五大主力之一,号称“天下第一军”。孙立人因战功赫赫被誉为"东方隆美尔"。

  10月,美国请中国派出一支由5万人组成的军队,协助盟国占领日本,并特别希望派遣孙立人的新一军去。然而,此时蒋介石正专心内战,不愿分军占领日本。

1946年1月1日,孙立人奉命参加联合国参谋首长会议。

返回上一页
本点击率为:6259   2008/12/10 23:48:01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