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968
 
张自忠将军
杨靖宇将军
孙立人将军

孙立人将军传—仁安羌解围

  仁安羌大捷是中国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的光辉战例,永载青史。

  日本人在兵不血刃占领仰光后,兵分三路继续北犯,当左翼日军在同古受到戴安澜将军的英勇阻击,苦战不下时,右翼日军却所向披靡,势如破竹。英国军队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晕头转向,根本不敢接战,一触即溃,望风而逃,四月一日放弃普罗美,五日放弃阿兰庙,可谓一日三迁。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放弃马圭、新甸这些天然屏障,并断定仁安羌也守不住了,于是炸毁缅甸最大的油田“仁安羌油田”,准备再逃,并于13日提出要求中国军队在英军方面沙斯瓦、唐德文伊、马格威接防,掩护英军撤退。不料,4月14日日军左翼的三十三师团使用迂回穿插战术,派二一五和二一四联队占领平墙河南北两岸阵地,17日将英缅军第一师全部和战车第七旅一部后路切断,包围于拼墙河南的仁安羌。英军反复攻击均告失败,粮弹告竭,又无水源,陷于绝境。师长斯考特一再向其上司斯利姆上将告急:若不解围,将有被瓦解的可能......


远征军中的孙立人

  此时英缅军总司令官亚历山大元帅开始向中国远征军求援。中国远征军第六十六军新三十八师主力已到达乔克巴当,接受了解围的命令,十八日凌晨师长孙立人前脚刚到仁安羌,斯利姆后脚就跟到他的师部并请求立即渡平墙河解救,孙立人告诉他我师仅一个团的弱小兵力,不宜立即渡河,但我军已决定十九日拂晓发动攻击。斯利姆显得焦急不安迫不急待,孙坚定地说:上将贵师已忍耐了两天,无论如何要坚持这最后一日,中国军队一定负责再明天下午6点前,将贵师全部解救出来。

  18日,孙立人率本师刘放吾一一三团发起攻击,至中午攻占拼墙河以北所有阵地,歼敌1个大队。18日夜,一一三团第一第二营从渡口以东一英里处偷渡拼墙河,19日凌晨5时突然向日军侧翼发起攻击,同时第三营于正面渡口强渡拼墙河。日军三十三师团不愧日军精锐,射击准确,逆袭果断,然一一三团激战至下午六时,终于将日军阵地攻破,迫其向伊落瓦底江溃退。到20日全部残敌肃清。此次战斗救出英军7千余人,并夺回被俘传教士,记者约5百人,甚至英军被日军缴去地大量武器也原数归还英军。一一三团以寡击众,亦付出重大代价,战死三营长张琦以下204人,伤318人,全团伤亡近半。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不满1千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救出近10倍于己的友军,轰动全球。之后,蒋介石给他颁发了四等云麾勋章。


被解救的英军兴高采烈,欢呼雷动

    中英盟军尤其是中国远征军经一个多月英勇奋战,在保卫同古、解救英军诸战中,英勇顽强为世人所赞誉。但由于出国时机过晚,盟军作战缺少协同,部署不当,多头指挥等原因,使远征军始终处于被动态势,未能达成战役企图。

  西线战况虽因仁安羌战斗得以扭转,然东线日军五十六师团却击破远征军第6军防线,迅速直插盟军后方,致盟军全线动摇,不得不放弃缅甸撤退。4月底,日军攻占腊戍,切断滇缅,5月1日进占曼德勒。中英军队被迫向印度和中国云南境内撤退。

  新38师这时已接下英第1军防线,掩护已丧失战力的英军撤退,但中线的第5军军长杜聿明却很过分地要新38师把中线也接下,因殿后阻击战斗是很危险的任务,有新38师殿后,杜的第5军就可以摆脱开日军,至于新38师如何以1师之力阻击日军的18师团,33师团,55师团共3个师团,要付出多少伤亡,即使阻击成功如何敌前摆脱接触,他杜聿明自然不关心,只要自己的部队安全就好。孙立人指挥新38师以逐次抵御,漂亮地进行后卫战斗,幸好日军的33师团因仁安羌战斗败于新38师而变极谨慎,前进不力,使新38师得以以主力掩护中路第5军。

5月8日,远征军将领开会决定如何撤退事宜。时穿插的日军56师团先遣队已抢占滇缅公路上的密支拿,截断了远征军主力回云南之去路。远征军最高指挥长官史迪威和罗卓英命令撤向印度,但中国远征军副司令官杜聿明拒绝了要他撤向印度的命令。

  杜聿明决定率军向北撤回云南。孙立人又奉命率新38师为第5军殿后,以至于新38师以1师之力阻击日军的18师团,33师团,55师团共3个师团的艰难局面。


捡回一条命的英缅第1师师长斯考特,一手拉着孙立人,一手拉着中国士兵,激动的鼻涕横流。

  5月9日,杜聿明见滇缅公路上的密支那已被日军占领,但他面对刚千里跋涉赶到密支拿,立足未稳且补给缺乏的少量日军却又胆小如鼠,不敢发起攻击,要部队抛弃战车火炮等重武器,及汽车辎重,向西北穿越野人山回云南。

孙立人当即表示反对,认为绕过密支拿经野人山路途较远,且道路艰难,渺无人烟,给养样困难,是葬送远征军的绝路。而目前远征军尚有4个半师及战车团重炮团之强大兵力,不如集中兵力,趁敌立足未稳,夺回密支拿,沿滇缅公路回国。杜聿明不听,反而令部队抛弃战车火炮等重武器,及汽车辎重,向西北穿越野人山回云南。并过分地要求新38师继续殿后,阻击日军,等第5军入野人山后尾随跟进。孙立人既无法不让第5军自投绝路,却不能让新38师也覆灭在野人山。新38师并非第5军部队,如要讲杜聿明远征军副司令官的职位,则又高不过司令官罗卓英和史迪威,孙立人便断然拒绝杜的命令,但为大局计决定先完成阻击任务,掩护第5军全部进入野人山后,再按照史迪威和司令官罗卓英的命令,率新38师向西撤往印度。


远征军被迫转入丛林

  孙立人指挥新38师主力在温藻阻击日军两日到5月10日后,任务完成,即以112团殿后,师直属队和114团先向北撤向卡萨的113团,113团从9日起已与日军56师团迂回过来的部队激战于卡萨。孙带114团走到半路,得知殿后的112团在温藻被围,未能摆脱日军,而卡萨113团虽仍在与日军激战中但地形有利未被包围故有能力自行摆脱日军。孙立人即电令113团从卡萨向西自行撤向印度,自率师直和114团调头向南,出敌意料,和114团里应外合击溃日军的一个步坦联合快速部队,救出114团,向西撤向印度。撤退途中,他亲自端起冲锋枪率领士兵冲锋陷阵,打垮日军多次阻击。部队装备不但没有损失,还从自己亦缺的水粮中省出部分救助收容数千难民和英印散兵。副师长齐学启为照顾落伍伤兵,不幸被日俘获,囚禁三年,不屈,在仰光被杀殉国。月底,孙立人率新38师到达印度边境。

  而杜聿明率领的第在野人山中杜率之第5军大部队却在野人山迅速陷入困境,粮尽弹绝,军心涣散,疾病流行,病死饿死大量官兵,倘若一个人因发高热而昏迷不醒,在蚂蝗吸血,蚂蚁侵蚀,大雨冲刷下,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以至沿途尸骨遍野,前后相继,惨绝人寰,三万五千多人只剩一半,其中二百师师长戴安澜殉国,团长柳树人阵亡,第九十六师副师长胡义宾、团长凌则民牺牲。最后只剩半条命的杜聿明还是率军直属队和廖耀湘新22师撤到印度,所部只剩下三千余难民般的残兵。另跟随第5军后入野人山的66军第28师五千人因前面第5军已将树皮草根芭蕉叶等都吃完,处境更惨,最后只剩百余人活命。


38师整装入印

  新38师抵印边境时虽已历经战斗多日和长途跋涉,但仍军容严整,士气饱满,不料英驻印边防军将领因见退来的英缅军尚溃不成军,认为殿后的新38师必更为溃散,有意解除其武装,以难民身份进入印度。孙立人见英国佬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顿时怒火填膺,下令部队准备战斗。刚巧,被新38师在仁安羌解救过的英军第1师师长正在该地医院治病,闻知情况后,警告当地英军将领说:“这支中国军是能打仗的,不信你去看看再说吧!”孙立人接着领英国人参观营房,并安排了军事表演。英军将领看完后肃然起敬。第二天,新38师军容整齐地开进印度。英军仪仗队列队奏乐,鸣炮10响以表欢迎。

  自此,第一次缅战结束。其间日军伤亡约4500人,英军伤亡1.3万余人,中国远征军伤亡5万余人(绝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

  此间,不能不介绍一下壮烈殉国的戴安澜将军。

  戴安澜,安徽无为人,黄埔第三期,第5军机械化200师师长,最早入缅作战,在皮尤河,同古予敌重创。5月18日,第二百师掩护大军撤退时遭敌伏击。戴安澜在突围时不幸身负重伤,后来队伍抬着他们奄奄一息的师长,在缅北大山里同艰苦辗转突围。史载:“……全师食粮早已断绝,一位营长向当地村民寻得一碗粥糜,送与戴安澜,他仅仅喝了一口,左顾右盼,潸然泪下。”5月下旬,安澜殉国,年仅三十八岁。部队到达昆明时,万人空巷迎接将军灵柩,翌年,重庆政府在广西全州举行规模空前的追悼大会,后方各界均派代表参加。


戴安澜将军

  毛泽东挽诗云:
  外侮需人御, 将军赋采薇。
  师称机械化, 勇夺熊罴威。
  浴血东爪守, 驱倭裳吉归。
  沙场竟殒命, 壮志也无违。
  周恩来挽词: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蒋介石在追悼大会上训词曰:“戴故师长为国殉难,其身虽死,精神则永垂宇宙,为中国军人之楷模。”重庆政府颁布命令,批准戴氏由陆军少将追认为陆军中将,准其英名入祀首都忠烈祠,同时入祀省、市、县忠烈祠。公元一九五六年九月,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追认戴安澜为革命烈士。

  戴安澜将军千古不朽!

返回上一页
本点击率为:6728   2008/12/10 23:06:40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