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史上老婆最多的皇帝——晋武帝司马炎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司马炎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西晋王朝开国皇帝
生卒:公元236年~公元290年
工龄:26年
父亲:司马昭
母亲:王氏
王位继承人:司马衷
最大爱好:女色、下棋
最大缺点:纵淫过度
最大优点:聪明大度
最大成就:代魏建晋,南灭东吴,一统中华
最大错误:分封了太多的诸侯王
最大快乐:统一天下
最大痛苦:太子是弱智
最大妥协:虽然太子弱智,还是没有换人
最大武功:吞并东吴
最大文治:太康繁荣
当前住址:峻阳陵

【经典记载】
〖古文〗武皇帝讳炎,字安世,文帝长子也。宽惠仁厚,沈深有度量。(《晋书·武帝本纪》)
〖今译〗晋武帝司马炎,字安世,文帝司马昭的长子。宽厚仁慈,深沉而有度量。
〖古文〗三月壬申,王浚以舟师至于建鄴之石头,孙皓大惧,面缚舆榇,降于军门。(《晋书·武帝本纪》)
〖今译〗三月壬申,王浚指挥水师到达建业石头城,孙皓吓坏了,把自己捆起来出城投降。

【人物故事】

〖三分归晋〗
  司马炎代魏建晋,是为晋武帝。魏国于是灭亡,而之前的蜀汉早已经被魏所灭,于是三国只剩下一个东吴还偏安于东南一方。

  公元280年,晋武帝南下灭亡东吴于,东吴主孙皓眼看晋军势大,不敢抵抗,把自己捆得跟个大粽子似的出城投降了。晋国统帅王浚把他的绑绳松开,送往洛阳交给司马炎处置,三国于是完全灭亡,晋朝统一了整个中国。

  司马炎见了孙皓,笑呵呵的请他坐下,然后说:“我设这个位置,等你来坐,已经很久了。”孙皓回答说:“我在南方也设了一个座位等待陛下呢”贾充接过话来问孙皓说“听说你在南方经常凿人的眼珠,还剥人的面皮,这叫什么刑法?”孙皓回答说:“臣下弑君或者奸诈不忠的人,就处以此刑。”司马家族就是以臣下弑了君上的,而贾充等人相对于魏国来说,自然也算是十足的奸诈不忠之人,所以孙皓这番说得晋武帝和贾充都哑口无言了。只是司马炎万万想不到,这句话最终会成为一个预言——仅仅三十年之后,司马家族的后代,就在南方那个座位上继续维持他们的大晋王朝了。

  不过话说回来,晋武帝还真就比孙皓强得多,因为晋武帝并没有因为孙皓让自己下不来台就为难他,而是把他封为归命侯,让他在洛阳闲住。只不过孙皓似乎不在适应北方的水土,仅过了三年就死掉了。
    
〖分封诸王〗

  晋武帝司马炎曾经分析为什么曹魏会被晋朝取代,得出的结论是:曹魏没有对自己的宗室进行分封,所以才让司马家族轻易的就篡夺了政权。为了避免曹魏的失败重演在西晋的身上,晋武帝决定大封诸王。

  司马炎即位之后,立即分封了一批宗室为王,主要有:

  封皇叔祖父司马孚为安平王,皇叔父司马干为平原王,司马亮为扶风王,司马伷为东莞王,司马骏为汝阴王,司马肜为梁王,司马伦为琅邪王,皇弟司马攸为齐王,司马鉴为乐安王,司马几为燕王,皇从伯父司马望为义阳王,皇从叔父司马辅为渤海王,司马晃为下邳王,司马瑰为太原王,司马圭为高阳王,司马衡为常山王,司马子文为沛王,司马泰为陇西王,司马权为彭城王,司马绥为范阳王,司马遂为济南王,司马逊为谯王,司马睦为中山王,司马凌为北海王,司马斌为陈王,皇从父兄司马洪为河间王,皇从父弟司马楙为东平王。

  后来,司马炎又对分封做了一些调查,以汝南王司马亮为大司马、大都督、假黄钺。用以加强宗室的实权。并改封南阳王司马柬为秦王,始平王司马玮为楚王,濮阳王司马允为淮南王,并假节之国,各统方州军事。立皇子司马乂为长沙王,司马颍为成都王,司马晏为吴王,司马炽为豫章王,司马演为代王,皇孙司马遹为广陵王。立濮阳王之子司马迪为汉王,始平王之子司马仪为毗陵王,汝南王次子司马羕为西阳公。改扶风王司马暢为顺阳王,暢弟司马歆为新野公,琅邪王觐弟司马澹为东武公,司马繇为东安公,司马漼为广陵公,司马卷为东莞公。

  总之,晋武帝极尽全力的对司马家族进行大分封,这些被分封的诸王,其中许多都是拥有数量不小的的军队的,司马炎希望这样可以就可以使得晋朝得到最大的保障了,岂不是这样反而给后来的天下大乱埋下了伏笔。

〖繁荣背后的危机〗

  司马炎即位后,尤其是统一全国以后,在全国范围内罢州郡兵,又屡次下旨责令郡县劝课农桑,从而使社会经济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历史上称之为“太康繁荣”。基于这样的发达繁荣的经济基础,司马炎和他的一班功臣们开始尽情的享受生活了。

  司马炎非常好色,好到什么程度呢?他曾经在中级以上的官员和普通士族家庭中挑选了五千名处女进宫为自己服务,灭吴以后,又在吴地选择了宫女五千人,总计一万人。这一万人可不是服务员,而是随时都有义务陪司马炎上床的。

  据统计,当时全国只有一千多万人,结果晋武帝使其中千分之一的人都成为自己的老婆。

  这么多美女,晋武帝怎么选择呢?晋武帝也够聪明的,他乘一辆由三只羊拉着的车子,任凭羊随便走,羊停在哪里,他就在哪里下车,然后召见那里的美女。有些宫女为了能让司马炎召幸自己,就把竹叶插在门口,又把盐水洒在地上,好吸引羊在自己的门前多停一会。

  武帝如此享乐,臣下也跟着效法,加上曹魏以来就盛行一种道家主张的清谈风气整个帝国就这样在一片享乐中瘫软下去了,武帝并没有想过,他们这些统治者如此骄淫奢侈,就意味着下层百姓要更多的付出。而上层的贪欲没有止境,下层的产出却是有限的,发展到最后总有人民吃不上饭的那一天,到了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相关链接】

  〖分不清的魏和晋〗

  我们常说魏晋魏晋,魏和晋,除了皇帝的姓氏被更换了,在社会文化甚至统治结构上,确实都是难以分开的。下面就举一个小例子,用以说明魏晋两朝的密不可分。

  当年司马懿发动政变夺取曹魏政权,历史上称之为高平陵事件。高平陵事件中曹爽是最倒霉的一个,司马懿夺取政权的时候将曹爽一家满门抄斩。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司马家又说曹爽虽然是个坏蛋(当然是站在司马家的立场上看了),但是曹爽的父亲曹真是曹魏的大功臣啊,功臣不应该被绝后啊。于是他们又从曹家里找了一个人作为曹爽的后人,从而使得曹爽这个家门能够延续下去。

  这件事情其实很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西晋政权本质上是在曹魏政权当中衍生出来的。

  很多的西晋的开国功臣都来自曹魏政权,西晋也就无法对曹魏政权进行彻底的清洗,因为大家都来自曹魏,几乎所有人都跟曹魏有关系,你一旦大开杀戒,就一定会伤着自己人,而且会使得政权政权变得极不稳定。

  所以,司马炎称帝后,西晋只是发布一个命令,把曹家的人全部集中在邺城,不让他们再参与,但是依然承认他们是贵族,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