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049
 
四次中日战争
----损失之巨,惨胜日本    
四回 民国抗日战争

    甲午战争并不是中日之间的首次战争。唐高宗年间,第一次中日战争爆发,结果是“仁轨遇倭兵于白江口,四战捷,焚其舟四百艘,烟焰涨天,海水皆赤,贼众大溃”。到了明朝,侵入中国沿海倭寇被逐,侵朝日寇全军覆灭,丰臣秀吉一病而亡。但两次惨败并没有动摇日本的狼子野心,一八九四年,日本终于等到了机会,再次以倾国之力发动了第三次冲击。甲午战争的结果,日本经过上千年的前仆后继,第一次实现了吞并朝鲜的战略部署,在亚洲大陆上取得了梦寐以求的立足点;同时割占台湾,对中国形成海上包围;勒索二亿两白银,取得巨大经济收益和军费补充。日本随即开始执行蓄谋已久的侵占中国东北的计划。

    早在一七九八年,本多利明就在《经世秘策》一书中提出日本应首先占领中国东北和北方的库页岛,在此二地根基打牢之后,再进军中国和美洲大陆。一八○一年,他又在《贸易论》一书中提出“发动战争谋取国家利益乃为君之道的秘密”。一八二三年,佐藤信渊首次明确提出了灭亡中国的具体战略部署。在《宇内混同秘策》中,佐藤宣称日本的目标是使“全世界悉为皇国之郡县,万国君主皆为臣仆”,并明确指出,“当今于世界万国之中最易为皇国攻取之地莫如中国之满州”,“皇国欲开拓他国,必先以吞并中国开始”。

    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初,世界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大国已经开始具备进行全球干预的能力。有的时候,这对日本有利,比如当时的英日同盟就帮了日本的大忙。可是有的时候,这对日本就不利。一九○○年八国联军侵华之后,沙俄屯兵东北,并在旅顺建立了海军基地。如果让俄国人在东北站稳脚跟,那么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并以此为基地从北向南进攻的计划也就胎死腹中。日本决不能允许已经苦心经营了几百年的“大陆政策”就此完结,但是摆在面前的形势是要侵占东北必须先过俄国这道关。一九○四年,日本偷袭旅顺港,挑起了日俄战争。日本朝俄国开战,归根结底是因为俄国挡了日本的路,成了日本“大陆政策”的绊脚石。由此足可看出日本灭亡中国的决心之大,简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为此和世界强国开战也在所不惜。用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军以死伤十几万人的代价打败了俄国。为了把一门大炮拉上阵地轰击俄国司令部就死伤了几个团的兵力,旅顺前线日军司令官的儿子乃木希典因为攻不下俄军阵地而被父亲一刀劈死。日本的胜利用尸山血海换来了在东北驻扎“关东军”的特权,埋下了九一八事变的引子;并且还得到了一半库页岛,初步完成了本多利明的部署。对马大海战中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东乡平八郎在旗舰上升起的“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全体将士奋勇杀敌”的战旗更成为日本武士的座右铭。

    欧洲列强在一次大战中元气大伤,再也管不了东亚的事情。特别是俄国一面要防备德国,一面又因为俄共上台而和西方对立。不复顾忌外来干预的日本在巩固了对朝鲜的统治之后便开始向东北伸手。一九三○年中原内战爆发,张学良率三十万东北军入关“勤王”,后防空虚。一直窥测机会的日本关东军先斩后奏,发动九一八事变,终于实现了一百零八年前就由佐藤信渊制订的计划。侵占朝鲜和东北的近四十年当中,日本坚决、果断、凶恨、残忍的执行了“大陆政策”的既定方针,不仅对于中国人如此,对于不积极侵略中国的日本人同样如此。不肯承认伪“满洲国”的日本首相犬养毅在“天诛国贼”的呐喊声中被击毙;侵华不力的冈田内阁多名要员被机枪打得浑身是洞。在“皇军武运”的强烈刺激之下,此时的日本已经狂妄到了极点,以至于发出了“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叫嚣。

    然而日本的侵略之所以连连得手,一个重要原因是日本蓄谋已久,而中国却浑然不觉,丝毫没有大祸临头的意识。日本的步步进逼终于开始把中国人从昏睡中惊醒过来。一九三七年,日本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关键时刻,中国政府毅然倾全国之力,向上海日军发起进攻。骄横的日本改变了原定从华北南下的作战计划,把主力部队三十万大军投入淞沪会战,结果铸成大错。对于这一步,就连日军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战略家在日本之上”。

    淞沪之战虽然以上海沦陷而告终,却把日军由北向南的攻击路线改成了由东往西。佐藤信渊在他的规划中一再强调要按照元军灭宋的路线,由北向南,先取华中要地,再以海陆夹攻致东南中国军民于无可依靠之境地。日本违反这一部署的结果是给了中国一年的时间,把原来集中在东部的人力物力撤退到西南。西南那地方,用曹操的话是“南郑之地,真为天狱;中斜谷道为五百里石穴,非用武之地”。中国依靠西南天险,以四川为战略纵深持久抗战的局面就此形成;再加上毛泽东推行的人民战争,使日本完全陷入战争泥潭而不能自拔。为了供应前线,日本国内的工厂不得不削减37%的燃料消耗,轮船削减15%,汽车削减65%!巨大的战费开支和物资消耗以及中国通过西南战略公路得到的国际支持迫使日本向东南亚伸手,以获取石油等物资供应并企图切断中国的外援。然而,日本的所作所为已经使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感到了不安。一九三八年六月,美国政府下令禁止向日本出口航空材料;一九三九年美国单方面废除了美日贸易协定;一九四一年七月,美国更联合英国荷兰对日本实行石油和铁矿禁运,继而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资金。这明白是用经济制裁掐日本的脖子。进,攻不下四川;退,摆脱不了美国的经济威胁。此时库存燃油只够六个月的日本已陷入进退无路的绝境。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本以鱼死网破式的拼命三郎姿态偷袭珍珠港,挑起了自杀性的太平洋战争。这串连锁反应把日本的“大陆政策”推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一九四五年八月,随着蘑菇云在广岛和长崎升起,日本谋求霸业的第三次冲击以一败涂地而告终。

    中国虽然赢得了第四次抗日战争的胜利,但也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

返回上一页  
2006/10/7


辽ICP备06009802号